追蹤
很一人樂的天空
關於部落格
天地課去死
  • 126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大劍】超越者(上)

記得小時後,就常常聽村裡的人提起,在這片大陸上,是孤兒的話,少年送到北方,少女送到東方,在那邊有負責收留他們的地方在,聽說人手總是處於不足的狀態,實際上沒幾個人清楚這是為什麼,不過,廣為流傳。

 

 

她一直視那為一個不可信的謠言,聽來家裡幫忙的女人說起,只是當作故事聽聽就罷。

 

 

沒想到,總有天她會跟這扯上關係。

 

 

 

 

「這是妳這次的任務。」

 

 

全身包裹著布巾的黑衣男人,靜靜將手中殘破的黑色紙條遞出,嘉拉迪雅接過那張紙條,過於破碎的紙讓人難以辨識原本的模樣,不過判斷這是一張黑函。

 

 

「這次是誰?」

 

 

她懶散地詢問,就好像一切都事不關己一樣,那男人嗤笑著,似是嘲笑她這輕鬆的態度維持不了多久,又似是在嘲笑她總有一天也會淪落到這地步,她越是自傲,就越有可能發生。

 

 

「狩獵剛覺醒沒多久的NO.3,她雖然察覺到自己可能到達極限,卻在送出黑函之後就抓狂了,這也是她的傑作之一,好不容易才回收。除了妳以外,我還派了NO.4輔助妳。聽著,是輔助,別以為有上位戰士撐腰就在旁邊冷眼相看,妳是主要大將,如果成功的話,她的數字就是妳的了。」

 

 

「哼,又是這麼奇怪的任務呀!」嘉拉迪雅不屑地冷笑,優雅的美麗臉孔如同先前沒什麼變化。「別每次都叫我做奇怪的事情,就沒有正常一點的任務嗎?」

 

 

「妳是我嘗試培養的優秀戰士,妳有特別的用途。」

 

 

「那我還真該為此向同伴們好好誇耀一番。」她隨手將碎紙片全都撒在地上。「好吧!就讓NO.4在前面的鎮上跟我會合好了。」

 

 

在她跟那黑衣男人擦肩而過的同時,男人回頭看著她高傲的表情,被黑布蒙著的的嘴吐出悶悶的聲音。

 

 

「妳在想什麼?變得急躁了呢!」

 

 

「那是你的錯覺,我就跟平常一樣好。」

 

 

銀色的眼睛綻放出冷酷的殺意色彩,點綴在她那張像是藝術品一樣的臉上,更加令人毛骨悚然,淡金色偏白的細直長髮隨風飄逸卻又不亂,優雅高貴的動作,挑高的身形,修長的雙腿,簡直是天然雕出的完美雕像,美得懾人。

 

 

 

 

她家很有錢,是鎮上的財主家,所以她從小就接受跟其他小孩子不一樣的教育,學著如何讓舉手頭足間都很優雅,學習如何擁有比平常人還要高貴的氣質,也要學習如何比一般的小孩都還要有教養。

 

 

女孩子就是要文文靜靜的,然後乾乾淨淨、打扮的漂漂亮亮,才會惹人喜歡,她的媽媽一直這麼跟她說,而媽媽也是這樣的女性,她優雅高貴有氣質也有內涵,她比鎮上其他女人都活得高傲自信,背挺得比她們都直。

 

 

她一直以為,自己終其一生就是要貫徹這樣的理念,成為一個跟媽媽一樣的女人,然後找一個配得上她的男人,共度一輩子。

 

 

直到有一天,半夜睡不著,覺得煩悶,恰好聽見不尋常的聲音,循著聲音走出房間,在二樓的走廊上看見底下大廳的情景,一個大得嚇人肌肉以不正常方式爆凸的男人,發狂也似的不斷用手抓取一個黑影,貪婪的吸吮吞食他抓出來的東西。

 

 

那個倒在地上毫無反應的黑影,看清楚了,是她的媽媽,媽媽的臉上有著極度驚恐的表情,然後定格著,沒有再有變化。

 

 

有些頭疼,前幾天在街上閒晃的時候,偶然聽見鄰居的小孩子在討論著鎮裡妖魔殺人的情景,她沒仔細聽,因為她覺得那是個跟她毫無相關的一個世界,沒有理由去知道他們在想什麼討論什麼。

 

 

沒想到現在那個可能是妖魔的就站在她的前面。

 

 

她沒有尖叫,也沒覺得過於恐慌而動彈不得,只是安靜地站在原地,看那妖魔啃食自己的母親,她只是有些訝異,然後不太明白為什麼會這樣,更不明白自己的反應為什麼還是這樣的冷靜。

 

 

 

 

對望著水盆中的自己,嘉拉迪雅細心地梳著那頭長髮,那頭細柔、輕得像羽毛、質感極好的頭髮,在她細心呵護之下,儘管是每天沉浸在與妖魔的戰鬥中,依然保持其光鮮亮麗,平順地鋪在她的背後,偶爾隨風飄揚卻又不亂。

 

 

以前本來是更漂亮的黑色,不過從身體開始變得不是人以後,那些顏色就漸漸脫離她,然後一頭的烏黑亮麗成了現在混著淡金的不健康慘白色。

 

 

「好醜。」

 

 

她不屑地哼了哼,繼續梳理那一頭銀色的綢絲,同樣反射在水中閃閃發亮的銀色眼睛眨也不眨的看著定點,陷入了自己的思緒中。

 

 

曾經有個同期的戰士問過她,為什麼要留這樣長的頭髮。『頭髮那麼長只會妨礙作戰。』那個戰士剪了一頭俏麗的短髮。『妳那麼珍惜妳的頭髮一點用也沒有,如果妳給妖魔殺了,那麼漂亮的頭髮有用嗎?』

 

 

『如果妳因為留長頭髮而差點在妖魔面前送命,不過也只是證明妳比較笨手笨腳而已。』

 

 

她持續重複梳頭髮的動作,冷漠地回應同伴,臉上微帶著嘲諷的笑容,記得同伴那時看著她那看不起人的眼神,便重重哼了聲,忿忿走開了。後來呢?後來沒怎麼了,她才剛投入戰線沒多久,就戰死戰場。

 

 

看來她的確是笨手笨腳的,沒有妨礙作戰的長頭髮還會輕易的給妖魔殺掉,真的是很沒用。

 

 

誰叫她不是特別的。

 

 

嘉拉迪雅一直相信自己是特別的,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她都有自信比別人耀眼、突出,事實證明了的確是如此,表面上和其他戰士接受同樣的訓練,其實私底下,組織暗中在培育她的另一項特殊專長。

 

 

而這是獨一無二的,因為只有她有這個資質,所以沒有其他人可以取代她的地位。

 

 

沒有什麼比這個更好了。

 

 

 

 

傻傻站在原地,她最後給那個妖魔發現了,變成妖魔的男人似乎是很高興可以再看見另一個美味的食物,瞬間就來到她的面前,她看著比自己高大好幾倍的妖魔,眼睜睜看著他從中撕裂成兩半。

 

 

然後,銀眼的魔女出現在被切開的軀幹後方,手中的大劍沾染著噁心的紫色血液。

 

 

可能就從那時候起,她就從這個世界踏入那個世界了。

 

 

父親知道母親死了之後,臉上的表情與其說是悲傷,不如說是如釋重負的欣喜,她看著爸爸的臉,頓時間明白了些什麼。他是在高興,因為媽媽死了,他就可以跟他常常去小巷子偷偷見面的那個女人正大光明在一起,她不只一次看過他們幽會,看著那張高興的臉,她只覺得越來越噁心,而且替媽媽感到不值得。

 

 

終其一生,為了成為高貴優雅的女人而配上有地位的男人,也只是這種結局。

 

 

所以後來當收錢的黑衣人來到鎮上時,父親主動詢問起黑衣人是否可以安置她的事情,她並不會感到很意外,反正就是這樣了,媽媽死了以後,會成為爸爸阻礙的就是她。

 

 

『妳知道自己要去哪嗎?』

 

 

戴著黑色墨鏡黑色帽子全身黑色衣服的男人嘴邊彎著討厭的笑容,在走出城鎮的時候低頭問她,她回頭看了看城鎮,很意外的是自己心裡也沒什麼捨不得的感覺。

 

 

『去哪裡都好,我不在意了。』

 

 

回想起來,當時會對自己這麼自暴自棄,對於離開家鄉沒半點難過,可能是覺得自己在那邊不再特別了,害怕自己的生存信條崩毀,所以離開。

 

 

 

 

「咦?這麼弱不禁風的小女孩要當主將呀!」

 

 

搭檔的NO.4奧菲莉雅吃吃竊笑著,她臉上那抹嘲弄的神色其實她也看得很習慣了,想必自己臉上也常出現這種表情,只是沒像她這班扭曲罷了,嘉拉迪雅默默地想著。

 

 

從那女人身上感覺到那張狂的氣息,毫不收斂的殺意,還有她那視生命於無物只憑著自己高興做決定的個性,從她的妖氣中表露無疑。早就聽說她是組織中危險的狂戰士,幾乎沒什麼戰士想跟她同出任務,誰知道一個不小心會不會反成為她的誘餌。

 

 

感覺有點討厭。

 

 

「唉呀,這麼修長的身材,纖細的腰枝,端正的臉蛋,妳真的是長得很漂亮呢!不過到底是不是中看不中用的花瓶還不知道……嘖嘖,不會又是個小鬼要我來當保母的吧!」不知道什麼時候,奧菲莉雅繞到了她的背後,一臉玩味,不知道有什麼用意的右手擺在背後大劍柄上。「那麼,為了確保到時候妳不會扯我後腿,我們就先來個測驗好了,來玩遊戲吧!」

 

 

她抽出大劍。

 

 

「規則很簡單,妳只要砍到我就算妳贏了,不過如果是妳反而被我削下四肢,那就是輸了喔!我知道妳是防禦型的,恢復跟再生很方便呢!」

 

 

「就不知道到時候反而被削下四肢接不回去的是誰,我記得妳是攻擊型的不是嗎?」

 

 

嘉拉迪雅冷淡地抽出大劍,不甘勢弱反譏回去,嘴角無意中又勾起那抹輕視的微笑,搭配上她美麗的容貌,更加不屑,奧菲莉雅瞇了瞇邪惡的銀色眼眸。

 

 

「好吧!那就遊戲開始囉!」

 

 

她還沒喊完,一瞬間就砍了過來,不意外,嘉拉迪雅絲毫沒露出半點驚慌失措的表情,反而老神在在站在原地不動,奇怪的是,劍就這麼順著她的腰側滑了過去,完全沒有傷到她。

 

 

「咦?奇怪,妳做了什麼呀!」反手又是一劍,奧菲莉雅想直接砍她的手臂,卻又意外地離目標偏了幾吋,讓她更加訝異,接下來不管她怎麼做攻擊,嘉拉迪雅幾乎是輕輕鬆鬆就躲開了她的直擊,好像沒費什麼力氣一樣,讓她越砍越是心浮氣躁。

 

 

「怎麼了,不是要砍下我的四肢嗎?看來妳說話並沒有什麼可信度呢,一定沒什麼人相信妳說的是真的。」

 

 

在奧菲莉雅一個撲空後,嘉拉迪雅微微冷笑,口中一邊說著譏諷的酸澀語句,一邊揮手斬下了奧菲莉雅握著劍的慣用手。

 

 

「就到此為止吧,我們還得去對付更強的對手,要是讓妳在這裡四肢全斷也不好,休息一下我們就上路吧!我在前方城鎮出口等妳好了。」在臨走前,她像是想到什麼一樣,回頭望著奧菲莉雅扭曲的面孔,事不關己的笑了笑。「對了,奉勸妳把那猙獰的面孔給收起來,要是原本還長得不錯的臉因而變得很抱歉那就不好了。」

 

 

「哼,這個臭女人,明明是個新人還敢這麼囂張。」

 

 

奧菲莉雅抓起自己在地上的右手,專心一致將所有妖力集中在接合斷臂的部分,將手臂緩緩接回去。

 

 

「不過倒是挺有趣的,看來這次是不會無聊了。呵呵,偶爾跟同伴搭檔出任務也不錯呢,這麼好玩的事情……

 

 

 

 

變成半人半妖的過程挺痛苦的,全身像是被撕裂一樣,每一吋的肌膚都往外擴張,又同時向內收縮,身體跟妖魔的血肉再融合中的時間,帶給身體的負擔是常人所無法想像的,不僅身體被切開硬是加入妖魔的血肉,還得承受痛到想死的副作用。

 

 

白皙的手臂上被抓了無數道的血痕,她模模糊糊地睜開雙眼,覺得全身發冷,才發現自己的衣服幾乎都給汗沾濕了,她緩緩站起,頭重腳輕的不適應席捲而來,令人有些頭暈,等到適應後,身子意外的輕盈。

 

 

這就是半人半妖的身體。

 

 

同期的同伴也都爬了起來,加入訓練的行列中,每天接受嚴厲非常的訓練,每晚還要不時忍受突然造訪的疼痛感,並且一天天看著自己越來越不像自己。

 

 

她也是這樣,看著自己的黑色眼珠逐漸變得透明,最後成了閃閃發亮的銀色眼珠,這是銀眼魔女的招牌。

 

 

『妳願意成為組織的眼睛嗎?』

 

 

某天,在她獨自做揮劍練習的時候,一個全身都裹在布巾裡的男人向她搭話,她偏了偏頭。

 

 

『個別訓練?』

 

 

『當然,妳是特別的。』

 

 

特別的是嗎?她緩緩咀嚼這個形容詞的意思,毫無疑問,她很喜歡這個形容,感覺起來比什麼都還好,獨一無二的,組織唯一一個,也是最優秀的眼睛。

 

 

『要怎麼做?』

 

 

沒有更多考慮,她答應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