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很一人樂的天空
關於部落格
天地課去死
  • 127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大劍】超越者(中)

從來沒有人想過會發生這樣的狀況。

 

 

被喻為是組織中狂戰士的奧菲莉雅會完全受制於一個非個位數字的戰士,這是前所未有的。對跟她搭檔的人而言,只要別反被她攻擊就是萬幸,更別說是事事都踩在對方頭上這樣誇張的事了。

 

 

偏偏嘉拉迪雅就是這麼做了,同行了三天,她完美地維持住自己的防線,沒讓奧菲莉雅有機可趁,藉機攻擊她。

 

 

其實也沒什麼,她只是感知妖氣方面的能力特別卓越而已,這個領域對她來說是專長,比別人還要敏銳的感官,遠處有什麼風吹草動都可以感受到,隔著一個山頭的事情也可以清楚明白。

 

 

「覺醒者的感覺已經靠近很多,感覺起來挺飢餓的,四處移動,大概是去附近狩獵,不過不會偏離那附近太遠。只不過可能那城鎮會給她完全毀了,我們到那裡說不定只剩廢墟。」

 

 

她淡淡地把自己所感應到的情報傳達給奧菲莉雅,對方明顯的啐了口,瞪著她,似乎是在質疑她這番話的可能性,還有那不信任的態度表露無疑。

 

 

會感到難以相信也難怪,覺醒者離這裡起碼隔了好幾座山,要不是覺醒者那種誇張地嚇人的妖氣,她也不會如此輕易捕捉。雖然對於一般的同伴來說這樣還是過於困難,但是她是特別的,組織的眼睛,可以看得比她們都要遠。

 

 

「妳倒很肯定自己知道的是對的。」

 

 

「我跟某人不一樣,訓練方式不同,當然能力也有所不同。」她再次露出那個優雅的微笑。「如果妳感應的能力跟我一樣好,也會被組織培育為好用的眼睛了吧!」

 

 

「妳這女人,真是讓人摸不透。」

 

 

「多謝誇獎了。」

 

 

嘉拉迪雅悄悄將得意收在心底。

 

 

她會選擇這方面作為她的專長不是沒有道理,主要她還有在另一個方面做過特訓,可以藉由妖氣做到一些特別的事,不過這方面的能力必須同時利用到心裡層面的戰術,挑撥對手的感情、激怒他們、操縱他們的想法,本來就是她的興趣。

 

 

因為人性很脆弱的,所以只要明白竅門,就可以輕易掌握。

 

 

她就是喜歡這種所有事物都掌握在她手中的感覺。

 

 

 

 

在個別訓練進行有段時間後,那個曾經見過的戰士回到總部了,到這時她才明白原來當初在家鄉救了自己的那個戰士是組織新上任的NO.3,她是個很奇怪的人,平時表情都很冷淡,在看見同伴時卻會露出溫和的微笑。

 

 

『是妳。』她也注意到她了。『沒想到妳也成為半人半妖了,不過也不意外就是了,妳真的是個很特別的孩子,眼睜睜看著妖魔殺了自己的親人卻連一點感覺都沒有。』

 

 

『感到恐懼並不能做任何事情,我只是覺得那樣做很沒意義罷了。』

 

 

她高傲地撥了撥流過肩際的頭髮,用那雙甫變色不久的銀色眼朣冷睨那個上位戰士,對方過了會兒露出玩味的笑容。

 

 

『看來組織是撿到寶了,妳是個優秀的人才呀!』她頓了頓。『只不過妳的優秀可以維持多久呢?說不定過沒多久,妳就會被取代了。』

 

 

那時她對這話完全不以為意,甚至可以說是嗤之以鼻。

 

 

別鬧了,她的優秀是理所當然的,憑著她的聰明才智,還有比常人要高的素質,組織要她做的優秀眼睛,她毫無疑問可以辦到,而她是那個特別的,因為她是眼睛。

 

 

『別這樣,妳很聰明,時間再過久點妳就會明白,自己會領悟這話是什麼意思,希望到時妳有記得給自己留條退路。』似是看到她不服氣的神色,上位戰士無奈地笑笑。『就像我,也不知道哪天會被取代。』

 

 

她目送上位戰士離開,完全無法體會她所說的話。

 

 

 

 

「奧菲莉雅,妳是為了覺醒者才當戰士的嗎?」

 

 

「幹麻突然問這種問題啊?」

 

 

莫名其妙看著對面的嘉拉迪雅撥著營火,跳動的火光在她優雅的面龐上映過,地上擺的是剛剛獵到的野兔。

 

 

「我每次說更加接近覺醒者的時候,妳的妖氣就明顯浮躁很多,像是有什麼煩心的事情,想要快點解決,甚至是想要喧賓奪主,直接親自殺了那個覺醒者,而不打算給我出手吧?」

 

 

雖然是疑問句,卻是肯定的語氣。

 

 

奧菲莉雅瞇起了眼睛,還帶點稚氣的臉蛋上浮現似邪非邪的詭譎笑容。

 

 

「妳到底是誰呀,別人想的事情好像妳什麼都知道一樣,搞不好根本是騙人的呢!我從頭都被妳耍的團團轉,雖然這感覺令人有點不太高興,不過妳那態度真的是很有趣呢!明明妳自己也覺得心煩,也想快點解決目標不是嗎?卻又假裝一付比我冷靜的樣子……

 

 

她的笑容更加得意,就好像抓住了對方稍縱即逝的弱點,終於扳回一城,她像個小女孩一樣,為了這樣的勝利感到開心。

 

 

不過嘉拉迪雅回應她的口氣只是更加冷淡。

 

 

「我對覺醒者沒什麼特別的執著,心煩只是妳的錯覺,別在別人擅長的領域撒野吧!論妖氣感應,我比妳優秀多了。」

 

 

「呵呵,所以我說妳真的很有趣呀!」突然,奧菲莉雅冷不妨從嘉拉迪雅的背後掐住了她的頸子。「比起幾天前,妳很心不在焉喔!老是不知道在想什麼,有些分心呢!都已經這麼明顯了還要故作鎮靜,真的差點給妳騙過去了。」

 

 

「那麼真是恭喜妳終於注意到我的不尋常了,費了這麼久的時間只是為了向我證明妳對這方面也很有研究,我真該佩服妳的毅力。」

 

 

儘管要害給對方掐住,頓時有些呼吸困難,但嘉拉迪雅仍然不改本色,用有形的菱唇吐出尖酸刻薄的挖苦,奧菲莉雅加重手中的力道。

 

 

「都這個時候還在想著如何反擊我,妳真是不容小看,只是妳還太嫩了,妳以為我是誰呀?稍微露出點破綻以為我完全不會發現嗎?這不是只有弱者才會發生的錯誤嗎?」

 

 

「好吧!我承認我之前的確不把妳當一回事看,我以為妳沒那麼機伶的,看來不是這樣啊……」嘉拉迪雅銀色的眼瞳瞇起,濃密的睫毛幾乎掩住了銀色的光輝。「可以放開我了嗎?」

 

 

「那就把一切都給我從實招來,看妳到底隱瞞了些什麼。」奧菲莉雅放脫箝制她喉嚨的雙手。「只有我一個被妳探測地這麼徹底實在太不公平了,這樣就不好玩了呢!」

 

 

猛然被對方放開掐住氣管的力道,嘉拉迪雅第一個反射動作便是側過身劇烈咳嗽,依著小時深刻在腦海中的禮節教育,絲毫沒讓自己的動作失了優雅。

 

 

「告訴妳也無所謂。」她輕拍自己胸口,以便可以喘口氣。「我們即將要去討伐的NO.3艾薇莎,是我的舊識。」

 

 

 

 

她一直都符合著組織的期待,在每一項測驗上都達到優秀的成績,作為組織的眼睛,沒有人比她更有資格,所以她比同期的同伴們都還要早投入戰士行列中,實際接受委託工作,獨自砍殺妖魔的感覺她很喜歡。

 

 

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中。

 

 

隔著好幾里外的荒野就可以感覺到妖魔的妖氣,連狀態都知道的一清二楚,藉著感應對方妖氣的流動,快速選擇弱點砍殺,做到最有效率的攻擊,讓她保持她一貫的優雅與美貌,在不釋放妖力的情況下就解決對手。

 

 

這個能力她再喜歡不過了,在不用釋放妖力的程度之下,就可以解決。

 

 

雖然釋放妖力她可以獲得極大幅度的力量,不過那個模樣實在是太醜了,她討厭看著自己纖細地四肢長出暴凸的肌肉,或是貌美如花的臉蛋因此而變形扭曲。真的是很醜,如果不是對上比自己要強許多的對手,她連用都不想用。

 

 

隨著同期夥伴也逐漸投入戰線,去管轄屬於自己的區域時,她總是可以自傲地冷睨著她們,在心底暗暗嘲笑她們的無用,或是在解決超過極限的戰士時,惋惜地看著她們變得醜陋的身軀。

 

 

有人說她恃寵而驕,因為能力特別優秀,被組織選上了特殊的訓練課程,才能夠這麼耀眼,卻因此而驕傲自大,看不起其他的對象。

 

 

『如果讓她拿了上位戰士的數字,搞不好連看都不屑看我們一眼。』

 

 

聽到同伴間流傳著這樣的話,她不以為然。她並不是瞧不起弱者,她只是享受待在上位的感覺而已,她喜歡優秀喜歡特別,她希望自己一直都是這樣的。

 

 

『如果妳太倚賴自己的這份力量,到頭來會跌得更慘。』

 

 

在她第一次參與狩獵覺醒者的任務時,那個上位戰士NO.3艾薇莎擔任隊長,她看著她自信的微笑與高傲的姿態,語重心長的表示。

 

 

『所以呢?妳想給我什麼意見?』

 

 

『當妳優秀,就會有人比妳更優秀。當那個超越者出現的時候,妳就該為自己規劃退路了。』她淡淡表示。『不變的是妳的優勢,會利用它,妳才活得久。那才是妳依靠的對象,組織,太不可靠了。』

 

 

 

 

「所以呢!因為那女人曾經說過的話讓妳感到動搖了嗎?」奧菲莉雅不屑地嗤笑著。「這是只有弱者才會給自己找的藉口,妳為了這種事情而分心只是證明了妳也是個弱者而已。」

 

 

「不像妳說的那樣,對於砍殺艾薇莎而言,我本身是沒有任何遲疑的。」嘉拉迪雅將兔子仔細串上木棍,放到火堆上燒烤。「我在想的是她說的話,到現在我才發現她說的真的很有道理。我們不過是組織的玩偶而已,沒有價值也沒有什麼特別性。」

 

 

「說得妳好像都明白了一樣,真令人不悅。」

 

 

「我是認真的,思考過這問題才發現事情的嚴重性。在看過艾薇莎跟覺醒者的戰鬥後我本來以為她已經夠強了,沒想到如今卻又有人準備超越她,取代她的地位。」

 

 

「妳是指那個超越者就是妳嗎?」

 

 

嘉拉迪雅翻轉手中的野兔,神色冷淡,沉默了一會兒,才說:「組織早就有這個主意,捨棄舊有的戰士,派我去收拾艾薇莎,最後的下場,不是戰死就是取代。如果戰死表示我的實力不過爾爾,不值得在意;如果超越,表示我還有些價值。」

 

 

她抬頭靜靜地望著奧菲莉雅。

 

 

「妳取代了前任的NO.4,就代表將會有下一任的NO.4會取代妳,即使是上位戰士都已經是如此,何況是其他戰士。組織的理念就是死了再重新培養就好,不值得留戀,我們都只是跟妖魔或覺醒者戰鬥的一時之選罷了。」

 

 

「妳話中的重點又是什麼?」

 

 

「沒什麼,只是稍微發表一下對於組織的觀感,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意思。」嘉拉迪雅微勾起唇角,將烤好的野兔遞給奧菲莉雅。「妳也是一樣的,雖然妳是出自一些私人的理由對覺醒者執著,不過對組織來說,妳也只是一個好用的工具,要找比妳更執著的,他們隨時都可以辦的到,如果乖乖任由組織擺佈,最後可能下場會不太好過,這是我的真心話。」

 

 

「哼,需要妳這個囂張的女人多什麼嘴呀?」奧菲莉雅狠狠朝野兔咬了口。「我殺覺醒者只是覺得很好玩罷了,戰鬥也是因為覺得有趣,所以我才去戰鬥,這跟組織沒有任何關係,一點關係都沒有!」

 

 

這次嘉拉迪雅沒有對應,只是維持那抹別有用意的微笑,繼續撥著火堆。

 

 

 

 

身歷多場戰鬥,不管是對妖魔亦或是對覺醒者,她埋身無數的打鬥中,都輕鬆地活了下來,原因無它,因為她總是可以一眼就看出對手的弱點,並且加以突破,所以她總是可以在同伴面前保持一貫的優雅,砍下妖魔的頭。

 

 

遲早有一天,前五位的數字會有一個是她的。

 

 

她是這樣計畫的,不過投入戰線幾個月她就已經充分表現出她的價值,接下來只要一個決定性的戰役,就可以輕鬆晉級。巧鬥,這就是她的優勢。

 

 

只是沒想到的是她所要超越的那個對象,就是一直以來,不間斷給她忠言的艾薇莎。一開始拿到那張破碎的黑函,她就給愣住了。

 

 

儘管破碎,那個圖樣她仍然認得出,艾薇莎的紋章,她絕對不可能認錯。

 

 

一個NO.3所稅變成的覺醒者,無疑是個難以對付的對象,可是她現在被推上這個難堪的位置,除非死,否則非得取下對方的人頭,完成任務取得那個號碼。

 

 

她在離開那個黑衣男人後,才開始細想這些年走過來的經歷,越想越覺得艾薇莎的話越有道理,配合上黑衣男人冷漠的眼神,她明白,就算平白無故犧牲了NO.3這樣上位戰士也沒什麼好難過的,他們早就找到替補人選了。

 

 

就算她取代了又如何呢?過不了多久,那個取代她的人一定也會出現,等著接收自己的數字與地位。

 

 

想起自己過去汲汲營營為了讓自己變得特別而努力的樣子,她只覺得反胃,想吐得不得了,噁心的感覺不斷蔓延又蔓延。

 

 

漸漸的,她打從心底瞧不起這群表面說著仁慈的傢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