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一人樂的天空

關於部落格
天地課去死
  • 1264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大劍】超越者(下)

「覺醒者已經離我們很近了,可以感覺到她非常飢餓,心情很煩躁,她快速往最近的村落移動,是要去狩獵的。我們再做最後一次的休息就必須趕上她了。」

 

 

嘉拉迪雅將背上的大劍還有裝備都置於地上,擺放在奧菲莉雅衣物一段距離外,走到河邊掬了把水波在臉上。

 

 

「不如現在就趕過去奇襲,搞不好還能達成意想不到的效果喔!」

 

 

回首戲謔的嘲弄著同伴,奧菲莉雅將一頭因為綁著麻花辨而微捲的長髮浸泡在水中,月光下接近白色的淡色金髮很顯眼,由於她的耳朵微尖,讓人從遠處看來有種妖精的錯覺。

 

 

「其實妳長得也不算很難看,為什麼非得把自己的臉扭曲成那樣呢?」

 

 

不理會對方意有所指的諷刺,嘉拉迪雅自然地轉開話題。

 

 

「呦,妳是在諷刺我嗎?這樣真的是很過分,明明知道自己長得很美,還故意挑這方面讚美我,妳是想讓我覺得自卑吧!好有趣,妳真的跟一般人不一樣啊!妳對我的評價應該要偏向很可怕或是像魔女一樣的才正常嘛!」

 

 

「如果都跟別人一樣,那我的格調不就跟著被降低了嗎?」

 

 

互相反諷著,兩人這幾天相處下來就是以這樣的模式相處著,說不上是和樂融融,不過也不會到非常劍拔弩張的地步,其實這樣平常地跟人對談,嘉拉迪雅算是第一次。

 

 

凝望平靜的河面半晌,她決定也下水去洗掉這幾天以來累積的鬱悶感。

 

 

「說真的,妳是為了什麼而戰鬥呢?」將水潑上肩頭,嘉拉迪雅將濕漉漉的長髮攏到右肩披著,並將手指當作梳子一樣緩緩梳理柔柔細髮。「妳的妖氣,總有種隱隱的戾氣,是不是曾經有重要的親人死在面前呢?還是因為覺醒者的關係。所以我剛說起艾薇莎的時候,妳的情緒一下變得很激動,有些按捺不住。我不認為這樣的反應純粹是來自於屠殺的快樂。」

 

 

「別蠢了,為了保護什麼而戰鬥,或是為了什麼樣的理由絕對要活下去,這些都是弱者的理由,所以要為什麼人報復也只是弱者的藉口,我才不是弱者。」

 

 

奧菲莉雅用緩慢而危險的甜膩嗓音說,並且露出貪婪且瘋狂的表情。

 

 

「我是為了殺盡妖魔跟覺醒者才會戰鬥的,因為砍殺那些弱者,將他們玩弄於掌心之間讓我覺得非常快樂,妳知道嗎?明明就很弱的弱者會拼了命的戰鬥哩!明明就不可能會贏,可是看他們這樣努力做著做不到的事情真的好有趣,忍不住就想要玩弄他們,狠狠捉弄到死。」

 

 

「我大概也跟妳有一樣的感覺喔!」嘉拉迪雅回頭笑著,是一貫的高傲與輕蔑。「因為我們都不會做那種事情,所以看到時會覺得格外生氣呢!」

 

 

「對,就是那種感覺。」奧菲莉雅哈哈大笑。「如果說要報復什麼的話,不如說我想要報復弱者吧!因為在這世界上最值得憎恨的不是強者而是弱者呀!如果不是因為弱者太弱,強者根本不會得逞。唉呀,我這是說給誰聽呢?」

 

 

嘉拉迪雅只是靜靜的再掬起一把水,將冰冷潑在身上,沒再多說什麼,頓時寧靜的山林中只剩下奧菲莉雅尖銳的笑聲。

 

 

 

 

艾薇莎曾經說過她的個性很銳利,隨便就可以傷人。這點她不否認,她總是在出口後才發現自己的毒嘴又說了些什麼難聽而尖銳的話,對方不是氣得七竅生煙就是難過的痛哭欲絕。

 

 

少來了,根本沒這麼誇張。

 

 

人類不都是這個樣子,用自身的冷漠與無情來傷害週遭的人,而且完全不感到後悔,甚至不覺得自己犯了錯,這種人比比皆是,似乎也不只限定於她。

 

 

她只是用這種人類的武器,反擊回去罷了,別人的武器就是她的利器,他們越容易因為她的話而受到激盪,她就越容易擺佈他們。

 

 

這是她保護自己的方式,在沒受傷之前,就先搭起一層保護網。

 

 

所以,她獨來獨往。

 

 

而最後,她也一個人面對了這個問題,艾薇莎的話不斷在腦海中重播,她只是思考著,在身為戰士的身分與組織之間要怎麼維持一個平衡點。

 

 

她想要當那最特別的,卻也不想乖乖任由組織擺佈。

 

 

不管往哪走都是很難抉擇的路。

 

 

偏偏在她最需要建議或是什麼中用的話聽時,那個唯一會用溫和的笑容對著她,說那些話的那個人,已經是覺醒者的身分了。

 

 

 

 

殘破的斷垣殘壁中,一個有著酒紅色頭髮的女人坐在幾乎已經坍塌的圍牆上,對著迎面走來的奧菲莉雅露出溫和的微笑。

 

 

「妳好。」她操著有禮貌的口氣。「妳知道這裡怎麼了嗎?」

 

 

「呵呵,我倒很想知道為什麼。」奧菲莉雅反手抽出她的大劍,好戰的血液開始沸騰叫囂,全身的細胞都準備好戰鬥,女人瞇起了眼睛,滿意地點了點頭。

 

 

「艾薇莎,我們是來討伐妳的,直接回復妳的覺醒體,要是還要繼續裝下去,就太假了呢!」從另一個方向來的嘉拉迪雅,完全是平常的狀態,從容不迫的優雅。

 

 

「唉呀呀,這是誰呀!嘉拉迪雅?原來組織派妳來超越我了嗎?」女人一下子換上沉痛的表情。「真令人惋惜,我給妳這麼多忠告,到頭來反而是我自已受害,果然不能小看妳。」

 

 

她的背脊突然拱起,頸子倏然拉長,一片又一片閃亮的鱗片覆蓋她的全身,手腳變得更加修長,然後化為巨大的長刀,白色的面皮面無表情。

 

 

「還想妳成為覺醒者後會扭曲成什麼樣子,果然是不堪入目。」

 

 

「妳要嘴硬也只有現在了。」

 

 

艾薇莎在一眨眼間右手那把銳利長刀就砍了下來,卻不偏不倚落在嘉拉迪雅的腳邊。又來了,目睹這一切的奧菲莉雅暗暗想著,不知道那女人又用了什麼手法,用一模一樣的方法讓對手的攻擊給打偏。

 

 

「怎麼啦?明明有著NO.3的實力卻連一個普通戰士都擊不倒,看來也沒什麼了不起的嘛!」

 

 

嘉拉迪雅抽出大劍,一邊說著諷刺的話,一邊躍起朝對方的弱點攻擊,一陣鏗然聲響起,卻是對艾薇莎完全沒有作用攻擊,反倒讓她抓住了機會,她趁嘉拉迪雅還未落地,直接拱起背部,接著一大片的鱗片激射而出。

 

 

「原來如此,妳身上的鱗片都跟刀片一樣是嗎?難怪難以砍擊,弱點就只有部分地方而已,真是銅皮鐵骨的怪物。」

 

 

嘉拉迪雅安然落地,沒受到一絲損傷,連披風都沒有被割破的痕跡,怎麼看都太奇怪了,就算鱗片雨再怎麼亂射,也不至於連一片都不會中。

 

 

艾薇莎看到這個情況,先是露出驚訝的神色,然後是一個詭異的笑容,彷彿她已經揭穿了對手的詭計,準備要反敗為勝一樣,令人看得不舒服。

 

 

「差點就被妳騙了,儘管清楚妳在妖力方面有著難以忽視的優勢,不知覺間還是被妳玩弄了,要不是早就知道妳專長這個,還不知道要給妳蒙在鼓裡多久。」

 

 

「至少表示妳的腦袋沒跟著覺醒一起退化,還可以作用嘛!這是好事。」

 

 

儘管表面上還是一樣從容,實際上局勢已經不同。

 

 

 

 

在組織中,有特殊戰力的戰士都會擁有屬於自己的稱號,而那稱號算得上是戰士中響亮又獨特的噱頭,身為戰士,總會想要有個屬於自己的稱號。

 

 

她雖然沒有任何稱號,不過同伴們私底下都稱呼她為「公主」。

 

 

所謂的公主就是氣質優雅,不管什麼時候動作都可以很高貴,神態高傲有自信,美貌為旁人所不可及,笑起來沒人敢說比她更美,但同時這個詞的背後也包含了一個暗貶的意思:無用的花瓶。

 

 

她知道這樣的傳聞後,只是嗤笑。

 

 

她們什麼都不懂,以為她靠著一張毒嘴和觀察妖力入微的能力就得以自傲?不是的,她知道,自己可比那些同伴還聰明多了,正是因為這樣,所以她才喜歡以巧鬥的方式取勝,這才是符合她的戰鬥方式。

 

 

總是要費力地揮舞大劍跟敵人搏鬥,或是解放妖力達到力量的極至,這些她都不喜歡,那樣會讓她變得很醜,而且這不符合效益,她拒絕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所以同伴們還是暗中稱呼她為公主,還預言如果她再坐上上位戰士的位置,搞不好就會變成嬌生慣養、目中無人的公主了。

 

 

這位高傲的公主,也以自己為傲。

 

 

 

 

眼見下一波猛烈攻勢又將來襲,奧菲莉雅藉由妖力解放的強健肌肉,迅速上前一步將嘉拉迪雅踢開,讓她免於致命危機,並在艾薇莎還沒反應過來的同時,往後跳了幾步。

 

 

「妳在搞什麼鬼,從剛才就一直挨打,妳不是這種人吧!」

 

 

「我的招式已經被她視破了,其實我自己也明白瞞不了多久,艾薇莎很清楚我的狀況,當然包括我擅長的領域。」嘉拉迪雅提著大劍緩緩站起,原本腹間嚴重的割傷已經痊癒許多。「我擅長妖氣感應,當然也可以控制,我藉著擾亂對方心神,並將自己的妖氣與對方同步,達倒操縱對方動作的目的。雖說是操縱,不過也只是耍些小花招改變對方的攻擊軌道而已。」

 

 

「難怪怎麼樣都砍不到妳,竟然暗中做了這種事呀!」奧菲莉雅將目光移到朝這邊逼近的艾薇莎。「那麼,接下來的就交給我,妳這麼弱是沒辦法的,而且跟覺醒者戰鬥本來就是我的興趣,不要剝奪我的樂趣!」

 

 

她一躍而出,解放出妖力,一副樂在其中的樣子與艾薇莎纏鬥,嘉拉迪雅看著她不斷變換的方位與身形,一邊把握時機讓傷勢盡快痊癒,一邊則是將感應能力達到最高,在心中暗暗規劃接下來的戰鬥步調。

 

 

奧菲莉雅狂亂的妖氣跟艾薇莎劇烈而強大的妖氣混雜在一起,奧菲莉雅是為了屠殺而樂在戰鬥中,她的妖氣在戰鬥時和一般不一樣,是純粹的狂喜。但是……憑著這樣贏不了,她可以感覺到艾薇莎所隱瞞的那份力量存在。

 

 

奧菲莉雅可能察覺不到,她會漸漸陷入對方陷阱中的。

 

 

果然,隨著戰鬥的時間拖長,局勢已經從一開始的五五平分產生微妙變化,奧菲莉雅的揮劍變得有些遲疑,而艾薇莎在鱗片還有巨刃保護之下,依舊是毫髮無傷,反倒在奧菲莉雅身上砍了好幾刀。嘉拉迪雅睜著銀色的眼睛,忍受妖氣撞擊之下的突兀感,分辨出那股急速上升的危險妖氣。

 

 

不好……她抓穩時機,在艾薇莎攻擊的空檔躍起,直砍她的頸子,果然引起對方回刃守備,她趁機將奧菲莉雅拉過來,揮舞大劍擊開如同雨一般襲來的刀刃鱗片。

 

 

「妳剛剛幾乎就要超越極限了,想加入她的行列嗎?」

 

 

「怎…..怎麼會……」奧菲莉雅喘著大氣,跪坐在地上動彈不得,說是她因為傷勢而失去行動力,倒不如說是由心底升起的恐懼令她無法行動。「我?覺醒?開……開什麼玩笑啊?」

 

 

「因為傷勢誤判自己的極限,妳不覺得這樣覺醒實在很愚蠢嗎?如果不是我及時拉妳一把,妳已經超越極限變成覺醒者了。」嘉拉迪雅冷淡地說著,周圍氣氛明顯變調許多,她開始解放自己的妖力。「掩護我的攻擊,這次一定會砍下她的頭。」

 

 

 

 

她從來沒在實戰中解放過妖力,也不願意有這樣的機會,她討厭看到變得扭曲而醜陋的自己,不僅與自己的審美觀不符,還強烈地提醒自己是半個妖怪的事實。

 

 

在前往討伐艾薇莎的路上,她不斷地想起這個可能,因為知道艾薇莎有多強,所以也知道任務有多棘手,自己本來就是防禦型的,一向靠技巧取勝,一旦對手洞悉自己的能力,那麼她所能發揮的空間就更有限。

 

 

除去妖力感應這點不說,她發現自己其實真的很弱。

 

 

頓時她覺得一切幾乎都崩潰了,她長久以來堅信的信條輕易被打破,說是特別的其實根本就不值得驕傲,因為一旦被識破,她將從頂上落入深淵,能夠彌補力量方面不足的,只有解放妖力一途。

 

 

明明就很討厭,卻不得不這麼做。

 

 

好醜,真的好醜。

 

 

就算沒在妖力解放時照過鏡子,她也可以想像那樣子並不好看,在同伴大量解放妖力的時候,她們扭曲的樣子幾乎已經不是人類了,那是張近於妖魔的臉。解放妖力到那種程度,甚至到最後超越極限,那樣還算是人類嗎?

 

 

所以她謹守分寸,在妖氣方面的感知讓她格外懂得拿捏其中的程度,她確信自己不論遭遇到什麼樣的狀況都不會覺醒,就算在同伴感覺起來她幾乎都要跨越極限而感到威脅,她還是清楚自己不會跨越那條線。

 

 

也許內心深處,還是守著小時候所受的那些教育吧!她永遠無法捨棄掉的,就是她的驕傲,還有那些所有讓她感到驕傲的一切。

 

 

所以她對自己發誓,她不會讓任何人擺佈,她會走自己的路。

 

 

 

 

「我還以為妳超越極限了。」

 

 

「我可不像某人,在妖力解放上我可是很有分寸的。」

 

 

「妳還活著吧?」

 

 

「扥妳的福,死不了。」

 

 

嘉拉迪雅跟奧菲莉雅分別倚著破牆和就地躺下喘氣休息,閃亮的鱗片四布在周圍,傷口中所流出來的血已經有止歇的現象,嚴重的致命傷也都開始緩緩痊癒,在兩個人之間靜靜躺在地上的,是頭已經被砍下來的覺醒者。

 

 

在嘉拉迪雅妖氣解放之後,發揮了意外驚人的力量,和奧菲莉雅並進之下,總算是成功斬下艾薇莎的頭顱,不過說是成功,兩人也已經傷痕累累精疲力竭了。

 

 

嘉拉迪雅靠在尚未倒塌的牆邊,凝望著艾薇莎覺醒體的屍體,心中沒什麼特別的感受,只是有那麼點的空虛感還有不確切感。在砍下她的頭時,明明什麼念頭都沒想,一心只想要把對方的頭給砍下來,結束戰鬥。

 

 

其實自己早就已經不能算是人了,是真切的妖怪,在看見艾薇莎的覺醒體時,她更確信這一點。

 

 

雖然潛意識中想要維持自己身為人的那一部分,可是,從身子被剖開植入妖魔的血肉開始,她就已經失去那個資格,只能夠以這樣半人半妖的身分,在無數戰鬥中活下去。

 

 

『每一個時代都有那個時代的寵兒。』

 

 

帶自己踏進組織的那個墨鏡男人總是笑著這麼說,在那個笑容中所隱含的冷酷與現實,是到很多日子後的今天才能明白的,嘉拉迪雅看著自己沾著血的手,跟平常一樣,修長而且纖細,是雙很漂亮的手。

 

 

如果變成妖魔或是覺醒者,就不是這樣了吧?

 

 

再一次看著艾薇莎被砍下的頭上那張平靜的臉,嘉拉迪雅輕輕閉上眼睛。

 

 

不管未來怎麼走,她都不會被輕易超越的,她才不會以這種姿態死在她的超越者手中。

 

 

 

 

最後呢?事情進行到最後究竟怎麼了?

 

 

其實什麼也沒有,她就像預期中的一樣,成功取得了NO.3的號碼,暗地中被以眼睛或是公主兩種稱呼繼續稱呼著,她的銀色眼睛,被同伴們忌諱著,因為她們根本無法察覺,這雙眼睛什麼時候會盯上她們,組織會靠著這雙眼睛追蹤所有的敵人還有戰士們。

 

 

而她在接管了NO.3的位置後,隱約地也如同之前同伴們所臆測的一般,越來越我行我素,時常在限度內無視於組織的命令,行徑囂張,那張總是掛著優雅笑容的美貌臉蛋,無意中散發出她的傲氣。

 

 

她很清楚組織對她這種行為感到懊惱,啊,真是可惜,誰叫組織培養出來的眼睛是這麼的高傲,這麼的有個性,以致於她根本不想乖乖聽話。礙於只有她一人有這樣的素質,組織只能夠隱忍不發。

 

 

還有她的用途,表示她還是組織的寵兒。

 

 

『妳的優勢,就會是妳的力量。』

 

 

艾薇莎說過的話,她自己可能沒有用上,不過她會放在心上,憑藉妖力感應比別人強上數倍的資質,她有信心可以在暴風雨的前夕就從危險脫身。

 

 

如果次世代的眼睛被組織培養出來,她絕對不會乖乖坐著等死。

 

 

因為她要堅持自己活著的理念,堅持自己所走的道路,而且永遠持有屬於她的驕傲,不讓別人隨意超越。

 

 

 

 

後記:

 

 

因為所採取的故事是比較偏向灰色走向的,所以我想利用文字安排來達成一些處於灰色感覺的氣氛,我一開始大概就決定故事大概要用怎麼樣的方式呈現,有一些元素是在中途才想出來的。最後決定讓過去跟現在交織,然後過去的部分最後變成比較像是以嘉拉的角度看出去的自述(以第三人稱方式呈現,這是我習慣的寫法,我覺得這樣寫起來會更有感覺)

 

 

分段之間的文字都不會太多,由多段文字穿插而成的這篇文章,個人是挺喜歡的,本篇文章是基於我對嘉拉的喜愛所寫的文,大劍是一部優秀的漫畫,人物塑造方面真的很讚,我一直想動筆寫看看,卻又不知道要以怎麼樣的方式呈現,所以一直遲遲沒有動筆,不過後來我想出也許可以用這種方式來表達。

 

 

當然我不敢說我將原劇的人物抓得很穩,我只是根據自己的理解加入一些自己的想像,嘉拉跟奧菲雖然感覺起來挺好上手,其實是很困難的囧。我對嘉拉的感覺就只有高傲、言語犀利、我行我素、優雅高貴、聰明靈敏這樣,這代表有些東西必須要自己去衍生,我想大概就是這樣的感覺,我最後選擇以嘉拉的高傲來貫串全文。至於奧菲,本來沒打算用她的,這是臨時想到的點子,想說可以嘗試看看所以就寫了,奧菲的感覺就比較偏向自我意識強烈、好戰、對覺醒者的執著、天真中的殘酷這些,因為嘉拉本身也有一定實力而且個性又偏向冷靜理性型的,所以我就開始猜想這兩隻說不定遇在一起不會鬧翻。(更別說像是古妮一樣被追殺了|||

 

 

在我心目中而言,嘉拉是大劍裡面最美的一個,因為她的氣質又加分,還有她那種處世態度,讓我非常喜歡她。現在挺期待她在最新的連載現身,一方面是太久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