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一人樂的天空

關於部落格
天地課去死
  • 1264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吸血鬼騎士】犧牲與奉獻

 

 

在銳利的爪子穿過自己胸膛的時候,感覺不到痛,什麼都沒有,甚至連麻木感這樣的感覺都沒有,淺翡翠的眼睛開始模糊,眼前一片景色變得晦暗不明,可是他一點都沒感覺到難過,反而是輕輕拉起微笑。

 

 

他早就想到自己遲早有一天會成為玖蘭樞手中的一枚棄子,只是沒想到那麼快……棋局的規則,他懂,只有犧牲才可以帶來全面的勝利,越是強勁的對手,就得更加毅然做出最殘酷的犧牲,哪怕是最得力的大將也在所不惜。

 

 

如果他死,可以換來樞的勝利,那他一點都不會在意。

 

 

吸血鬼貴族生來就是為了效忠生為王族的尊貴純血種,他們擁有比一般貴族還要高貴的氣質,更加貌美的面容,還有那君臨天下的王者氣派,震懾眾人的威迫,都是純血種值得讓人崇拜的地方。

 

 

為了自己所效忠的對象而死,好像真的不是那麼大不了的事,至少證明了他的確是有價值的,這樣就好了。

 

 

真的,這樣就好了。

 

 

大片的血飛濺,隨著利爪抽出,艷麗的血霧瀰漫視線,原本雪白色的乾淨制服給染得一片血紅,形成強烈對比,一条纖細的身軀癱倒在地,發出一聲悶響,然後不再動靜。

 

 

 

 

他跟樞認識很長很長一段時間了,以相處時間而言,他算是待在樞旁邊最久的人,雖說這一切都還得歸功於背後難以釐清的複雜情勢跟利益關係引導,不過他還是覺得可以跟樞認識這麼久真是太好了。

 

 

因為樞很善良,也是個溫柔至極的人,儘管壓在他身上的純血種壓力巨大得令人難以想像,儘管眾多沉重悲劇加諸在他身上,還有那些盡想利用他的龐大共犯結構組織,他還是保持一貫的面無表情,默默對週遭的人表現出他的溫柔。

 

 

由於身處在巧妙的位置,關於樞的一切,他都明白,關於玖蘭家慘案的內幕,元老院多派勢力貪婪樞的純血統之血,還有更多說不清的一切,他都知道,可是,雖然知道,卻從來不能幫上忙。

 

 

他只是會幫倒忙,增加樞的負擔。

 

 

只是因為自己內心中無法跨越的心理障礙,逼得不喜跟人近距離相處的樞要對他加倍照顧,只是因為他想要幫忙的心情,卻老是讓樞感到心情不悅,因為,他太明白了,樞反而不喜歡。

 

 

「我在想什麼你都知道,打什麼主意你也都猜得到,真令人懷疑你究竟只是心思比較細膩還是根本是我的另一半。」

 

 

樞曾經打趣的這麼說,他只是溫和地笑了笑。

 

 

「我對樞來說就是這樣的存在嗎?」他知道樞的顧慮。「放心吧!我什麼都不會說的,你放手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可以了,需要我幫忙的時候我會盡力幫忙。」

 

 

這是他唯一做得到的事。

 

 

因為樞真正需要的不是他。

 

 

黑主優姬,在某個命運的雪地中,被偷溜出監視的樞給命運的遇上,從此這個矮矮的人類女孩就這樣把樞的注意給吸走了,他瞞著爺爺,命人開車帶樞去見優姬已經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次數長期累積下來多到令爺爺疑心的地步,但儘管是必須忍受害怕的瞪視,他還是替樞掩護,製造他跟那女孩見面的機會。

 

 

因為樞只有在見到那女孩的時候才會笑,那個發自內心的笑容,是他從不曾看過的,趴在車窗邊,看著那女孩肆無顧忌抱著樞,內心總是難掩羨慕之情。樞只有在見到那女孩的時候,才有那麼溫暖的表情,其他時間卻只是一副彷彿帶上了面具的僵硬表情。

 

 

雖然他總是跟在樞的身邊,跟他形影不離,比一般吸血鬼還常接觸他,可以輕鬆直呼他的名字,也可以輕易猜中他的佈局跟心思,但是,他卻是離樞最遠的那一個。

 

 

明明想要接近,卻只是越來越遙遠。

 

 

在黑主學園,他盡可能替樞處理月光寮內一切雜事,讓他可以心無旁鶩想著下一步要做的事,也可以協調月光寮的這群高傲吸血鬼貴族,緩和彼此之間偶爾出現的緊張情緒。但是,這是不管誰都做得到的,並不限定在他。

 

 

明明想替樞做什麼,卻什麼都做不到。

 

 

藍堂英,雖然不明白樞背後那許多許多的不明白,但他以他的方式,支持著樞,而樞也順應了他的那份支持,他可以感覺到,樞對藍堂英的確是有那麼些不同的,雖然一樣是那張臉那個聲音,不過以他長期跟樞相處的經驗,可以分辨出來。

 

 

都不懂的人,比較幸福吧!

 

 

為了掩飾心中的那份落寞,他只能盡量裝出一副天真單純像個傻瓜一樣的假象,任由別人私底下議論他沒有吸血鬼的尊嚴,也要維持住那底限,他要成為可以支持樞的力量。

 

 

但是樞就像往常一樣,即使心事重重也不會找他商量,就算他主動問出來也不說,有次他追問緋櫻閑的事情時,他身後的牆壁瞬間爆開。

 

 

「不好意思,這力量我還不太習慣,有時候會失控,一段時間後,應該就會好一點了。」

 

 

他尊貴高傲的俊美臉孔上沒半分波動,冰冷的血色眸子連眨都沒眨,他以另一種方式默認了他的追問,同時釋出嚴重的緊告,他明白自己還是只能乖乖沉默,在一旁什麼都不說。

 

 

因為爺爺的關係,所以樞對他始終存有疙瘩吧!

 

 

看著樞陰晴難測的臉,他只能這樣安慰自己,可一切都像是跟他作對一樣,在他特別不想面對的時候,所有可以刺激他的記憶卻不斷擁上面前,逼他去面對那個不想承認的事實。

 

 

從頭到尾,都沒人需要他,樞也是,他只是消極接受了爺爺的安排,而表面上跟他當朋友罷了;他的爺爺,只是希望可以利用他來監控樞,然後牽制樞,除此之外一無是處;至於父母,連面都沒見過,根本不知道他們在想什麼。

 

 

像是夢魘似的,蠱惑人的甜膩嗓音又在耳畔響起,當初他追著白天在校園亂跑的紅瑪莉雅時,冷不妨給對方一個轉身愣住,隨即是她柔膩的邪美面容靠近,跟冰涼的手貼上,那觸感難忘。

 

 

「你到底在追什麼呢?重複著無意義的動作,你以為真的可以追到想要的東西嗎?」圓潤紅唇吐出的是惡魔的話語。「沒有人喜歡你不是你的錯,你已經很努力了。」

 

 

這句話對他造成的震撼,甚至令他講不出一句話,再也無力去追輕盈跳開跑走的紅,他像行屍走肉回到月光寮,勉強扯起笑跟還沒就寢的同學打招呼,然後把自己鎖進房間,依著小時候的習慣,縮在床邊的角落,抱著枕頭,什麼也不想。

 

 

無疑的,藉著紅瑪莉雅的嘴吐出殘忍話語的緋櫻閑正中紅心,短短一句話說透了他的人生。

 

 

不管多麼努力,想要的總是落在別人手中,他只能用羨慕的眼光看著,然後裝出不在意的樣子,讓別人忽略他的落寞或是更多。

 

 

有點累了。

 

 

「欸,你乾脆咬死我吧!」有天他跟樞帶著黑主理事長發下來的大量文件回月光寮路上時,他突然沒頭沒腦的說。「與其這麼辛苦跟在你旁邊還對你半點用都沒有,還不如成為你的營養還實際的多。」

 

 

樞停下腳步,默默看了他好半晌。

 

 

「你是認真的?」

 

 

「你覺得我看起來像在開玩笑?」

 

 

他苦澀的微笑,在下一秒,樞拋下手中的那些資料,猛然將他壓在牆上,銳利的獠牙扣上他的頸間,穿刺過的痛感,還有血液迅速往非慣性道路流去的感覺令他感到不習慣,不過這不就是他所希望的嗎?對樞有貢獻。

 

 

但樞沒多久就放開他,血紅色朣仁定定對上有些驚訝的淺翡翠綠。

 

 

「你的確看起來像是在開玩笑,下次別再做這種事情了。」

 

 

他愣愣看著樞招來恰巧經過的藍堂英跟架院曉,請他們收拾一地散落的文件,自己則頭也不回往房間的方向而去,他只能看著他消失在視線中,卻遲遲做不出什麼反應,腦袋一片空白,機械式的跟藍堂、架院一起收拾殘局。

 

 

樞是這樣看待他的努力嗎?

 

 

回到房間,看著鏡子中的自己,他本來以為他會哭,可是他只是怔怔對著鏡子發愣,纖白的手指輕輕滑過帶血的咬痕,樞咬的地方清晰可見。然後他又走到窗戶邊,拉開窗簾,面對外面刺眼的陽光。

 

 

可惜他是不會因為這樣就消失的,真正的吸血鬼不像傳說中的一樣,他們曬到太陽頂多只是曬傷,體質特殊者,最嚴重也只是灼傷,不會死,更不會煙飛雲滅。

 

 

頭一次,他開始懷疑自己身為吸血鬼的宿命到底是什麼,自己這個老是被人說是「不像吸血鬼的吸血鬼」,又有誰真正重視過他了?

 

 

那是一種毒藥,一旦染上,便會慢慢滲透。

 

 

「樞,你的精神好差。」藉著拿書給樞的名義,他進到樞的房間,對方還不意外躺在沙發上靜靜看書,他走進,持著微笑低頭看著他。「最近又有什麼心事煩惱?如果需要我的血,不用跟我客氣喔!」

 

 

人類的血可以帶給吸血鬼活力,當然吸血鬼的血也可以,而且更加的尊貴鮮美,比起人類更是首選,還有,他是貴族,血液的價值又翻上一翻。

 

 

樞停止閱讀的動作,昂頭看著他。

 

 

「不用客氣嘛!我們都認識那麼久了,你不想欠瑠佳人情,跟我就不用講這道理了吧!」他轉而坐在樞旁邊,像是要誘惑他一樣將手伸在他的眼前。「血是最好的營養補充品,你知道你現在的狀況真的很糟嗎?」

 

 

樞沒有說話,他將書放在一旁,揪過他的手,緩緩將獠牙扣上,然後開始吸吮,順應著吸血鬼的本能,貪婪地吸著他們視作高級品的享受。

 

 

這是他找到的,還可以為樞做的事情。

 

 

等以後這價值都沒了,差不多就該考慮怎麼為樞死會比較有價值了。

 

 

 

 

「零!」

 

 

察覺到動靜,優姬快步往她整夜所擔心的人跑去,看見他平安回來,懸著的一顆心終於放下。因為零今晚的任務是暗殺吸血鬼元老院的大老,從他離開開始優姬就一直放心不下,整夜都等在這裡要親眼看他回來。

 

 

「零,這是……

 

 

走到近處才發現零手中還抱了一個人,由對方強烈對比的白色制服與血跡看來,是夜間部的學生,優姬愣了愣,心有種突然被揪緊的感覺。

 

 

零還是那張缺乏表情的臉。

 

 

「我到的時候他已經死了。」他的嗓音很僵硬。「這是月光寮的副寮長,因為他先重傷了那個吸血鬼,我才有機會取勝。」

 

 

「一条學長?」

 

 

優姬還來不及表示更多的詫異與不相信,另一個平淡且溫和的嗓音已加入其中。

 

 

「錐生,把他交給我。」

 

 

玖蘭樞比一般吸血鬼貴族更加優雅高貴的面容和平常一樣,淡淡的,看不出他的情緒,那雙血紅色的眼睛看不出他在想什麼,優姬看著他,這個她視作心靈上支持對象的樞學長,感到有那麼點的不諒解與害怕。

 

 

她偶爾會跟平易近人的一条聊起,對方對於樞一樣也是那樣推崇的口吻,不一樣的是,從他的口氣中所感覺到的並不是完全對於純血種的崇拜,而是純粹想要默默守護這樣的心情,但樞對他的死竟然是這樣的平淡?

 

 

零冷冷瞪了樞一眼,將手中已冷的屍體交給樞,然後目送他往月光寮的方向離去,優姬看著這一幕,最後終於忍不住追上去,衝到樞的面前,擰著眉,像是要吶喊什麼一樣,卻只是以低為的聲音說:「樞學長,一条學長死了。」

 

 

「優姬,這是我跟他的事,妳不用管。」

 

 

樞用一貫對她說話的溫柔口氣淡淡說著。

 

 

回到月光寮,樞將一条安置在自己房間裡的沙發上,自己則坐在旁邊,靜靜看著他的臉。一条拓麻是個很漂亮的吸血鬼,有著一頭軟軟的金色頭髮,宛若天使般純真又美麗的臉蛋,加上他的笑容很甜很燦爛,又給他的外表加分。看到他的時候,他幾乎都是笑著的,對每個人說話的口氣都很有禮貌,偶爾卯起來卻又會做些希奇古怪的事情,那又笨又呆又缺乏兇狠的個性讓人懷疑他究竟是不是吸血鬼。

 

 

而且,他是最瞭解他的人。

 

 

樞不是不明白他有多重視他有多想要幫他,可是樞不知道該如何去應對,他知道自己一直都在傷害他,但是他不知道要怎麼樣才能讓他好過些,只能依著他的期待,去做出動作,可最後不過證明了,他依舊在傷害他。

 

 

明明不想這樣做的。

 

 

而選擇讓他去對付那個吸血鬼,並不是想要他犧牲,對,一開始沒有這麼想的,原本的計畫應該是在他誘開那吸血鬼注意時,由樞來補上最後一擊,但在計畫行使前,樞遲疑了,然後,他並沒有如自己原先計畫般的到達現場。

 

 

是他默許了犧牲,是他間接要一条去領死的。

 

 

只是因為,他怕,如果一条繼續待在他旁邊,只會受到更多傷害,他不想再看到他受到那樣的傷害,再也不想看他躲在角落難過。

 

 

「我的存在,只會傷害別人,連你也不例外。」

 

 

他抱緊了一条,卻是無語。

 

 

 

 

 

<看到悲劇結尾想捶我的,請你把最後一段刪掉,接下面這段吧!>

 

 

再次睜開眼睛,全身都沒有力氣,他眨了眨乾澀的眼睛,認出來這是樞的房間。啊……又給樞惹麻煩了,他真的是很沒用……

 

 

「樞,是你去救我的嗎?」

 

 

「我只是順便去解決目標好讓你的努力沒有白費罷了。」

 

 

樞看他醒了,從一旁走過來,坐在沙發沿上,拉起他的手,他則是朝樞扯出一個虛弱的微笑。

 

 

「你不是要把我犧牲掉嗎?」

 

 

「你是一翁給我的,你是我的,怎麼能夠隨便讓給別人。」

 

 

「那麼我應該感到高興囉?」

 

 

一条本來是想要像往常一樣露出大大的微笑,不過才剛扯起嘴角就牽扯到胸口的傷口,只好作罷,畢竟被一個同樣是吸血鬼貴族的傢伙用爪子穿過胸膛,那傷可不是好受的。

 

 

樞拉著他蒼白的手,湊到嘴邊,尖銳的獠牙觸上他微冰的肌膚,他假裝作出一個咬與吸吮的動作。

 

 

「你的血也是我的,卻浪費了這麼多。」

 

 

「欸,你現在咬下去,可是會貧血的。」一条開玩笑的說。「不然你乾脆把我吸乾也不錯。」

 

 

「放心吧!我今晚什麼都不會做的。」樞又輕輕放下他的手。「你只要好好靜養幾天就會好,學校那邊我會去向黑主理事長替你請假,我會請人多照顧你的。」

 

 

「最好別找瑠佳,她似乎會直接把我咬死比較快。」

 

 

「我會注意的。」

 

 

一条眨了眨眼,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總覺得剛剛那位玖蘭大人好像笑了,印象中他只有在優姬面前才會笑的。

 

 

這表示,他並不是完全沒用的吧!

 

 

聽說吸血鬼會因為吸了對方的血而產生感情,似乎真的是挺靈驗的。

 

 

 

後記:

 

 

因為看著網路上充斥的樞零,所以就想來寫寫自己最愛的拓麻大人跟樞大人,所以這是篇樞条,夠特別的配對了吧!(笑)話說,這篇文是重寫了第三次才成為這一篇的,第一次寫了兩千字砍掉,第二次在寫到快四千的時候又砍掉,我發現我真是越來越龜毛了……不過這篇的感覺真的比較好,比較有我的水準。(之前那兩篇被砍的是普通水準呀(汗))

 

 

是說這次的人物可能抓的比較沒那麼對味,我已經很盡量了,因為參考的資料很有限,而且又是要寫這個好像看起不太有交集有很有交集的配對,真是困難呀囧。尤其樞大人真是難抓,感覺他是可以跟人正常對話,甚至也會開點小玩笑,但是就是給人冷冷淡淡的不知道在想什麼,這跟零的缺乏表情或是支葵的缺乏幹勁都不太一樣說,所以才難抓……至於一条拓麻,個性是很鮮明,但是正經起來就很困難(汗)我真是挑了自己不擅長的角色呀……(倒是紅我寫的挺開心的,我愛寫這種邪氣的角色)

 

 

如果你看的是第一結局當然是從頭悲到尾囉!而且那還是種擦肩而過的遺憾,這比那種無法交集的感情還要令人扼腕,這是不一樣的悲劇手法,我最近練這個練的很上手說。至於看不下悲劇的,我建議你還是挑個喜劇結尾唄!雖然喜劇結尾已經淪為爛尾魔人的產物……(默)不過至少不會讓你一路悲情到底就是了啦!(乾笑)

 

 

另外我還要說一點,不要抓我的語病==你要知道這種非人類的配對文真的很難寫,一堆有感覺的形容只有那樣寫才可以,我是說以我的功力而言啦!所以你不要跟我說這是吸血鬼不是人,我知道,可是那地方就是從人換成吸血鬼很怪嘛!不要計較了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