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一人樂的天空

關於部落格
天地課去死
  • 1264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大劍】酸鹼中和(下)

知道迪維的事情以後,她就把對她的討厭轉成對自己的責備,就算對方那種自暴自棄的做法還有思考繞在死胡同裡的行為讓她真的很不爽,可是因此而老是說出那種話來,她自己也好不到哪裡去,幼稚。

 

 

不過在迪維把事情攤開來說後,兩人那種緊張的關係總算轉好許多,她並不討厭這樣子的改變,其實也不錯,雖然沒有善意的對待,卻也沒有遭到敵意的對待,迪維似乎是唯一一個沒有用那種眼神看她的人。

 

 

「海倫是個麻煩。」

 

 

「海倫只會說刻薄話,討厭死了。」

 

 

「囂張什麼,又沒有比我們優秀。」

 

 

這類的話她早就聽膩了,幾乎到了麻痺的地步,不過此類的聲音她沒聽過迪維說過,迪維總是靜靜的抱著劍坐在角落,她的四周總是很安靜,安靜到令人安心的地步。

 

 

迪維的旁邊沒有那些討厭的聲音。

 

 

「妳不覺得我很討厭嗎?」某一天她又忍不住脫口而出。「脾氣暴躁態度囂張,但是本身卻也不見得有多優秀,妳不覺得像我這樣的人很討厭嗎?」

 

 

「妳的確是很囂張,而且也很愛惹麻煩。」迪維閉著眼睛,背倚石壁抱著劍的動作沒有更改。「不過妳自己不是說過,我們都是人,既然是人,就沒有人可以十全十美。要是妳勉強自己的個性做些什麼改變,那更奇怪。」

 

 

啊,說的對,這些都是她說過的,可是有些時候她覺得自己老是持著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還是有點惱人,遇到什麼事情都拿身為人類當作擋劍牌,這樣實在是太卑鄙了。

 

 

同樣都是隻身一人,才更會體會那樣子的心情。

 

 

不知不覺間,她已經把迪維當作一個可靠的夥伴了。

 

 

 

 

她覺得海倫是個很奇怪的存在,做事總是讓人摸不清頭緒,看似沒腦袋的作為,卻又讓人猜不透她到底想要做什麼。時間久了,她發現自己其實有些羨慕海倫直來直往的爽朗個性,就像她那時候羨慕姊姊一樣。

 

 

她不能像她們一樣,做自己想做的事,所以只有羨慕的份。

 

 

投入戰線之後,大多數的時間都處於跟妖魔戰鬥中度過,她用手中的劍輕鬆俐落的將妖魔砍成兩半,每次看見妖魔噴出噁心的紫色血液後,她總是會想,為什麼當初她沒有這樣的力量,當初覺得害怕的存在,現在要殺他們像是踩死蟲子一樣輕易。

 

 

就在這種時候,組織看中了她優秀的能力,將她編入了狩獵覺醒者的部隊中,聽說覺醒者是很棘手的敵人,比任何妖魔都難以對付,而她現在就是要去對付那種怪物。

 

 

在前往指定任務地點時,她順道回組織總部晃了晃,發現海倫也剛好工作告一段落回去休息,對方大剌剌的拍著她的肩,大聲地敘述她這段時間斬殺的妖魔還有狩獵成績,這讓她無意中透露出狩獵覺醒者的事。

 

 

海倫瞪大了眼睛,一臉不敢置信的瞪著她,接著開始大發脾氣。

 

 

「為什麼妳就可以先去狩獵覺醒者?那種怪物怎麼可以讓妳先去對付,要是妳在絕望之餘又感到自暴自棄,又想要去死,那我之前的努力不就白費了嗎?」

 

 

她很想告訴海倫其實她當初什麼努力都沒有,只是用一貫尖銳的話語諷刺她激起她的鬥志,但是她始終沒說,因為對方銀色眼睛中的焦慮還有不安是那樣的真誠,自從姊姊死後,她再也沒有看過這麼坦白的眼神。

 

 

這個人又是為什麼要這樣關心自己的存亡呢?

 

 

懷著疑問她又踏上了旅程,到達指定地點和其他夥伴會合,然後才真正前往即將狩獵覺醒者的地點,在擺開隊形開始迎戰覺醒者的時候,她不知道為什麼又想起了海倫說過的那些話,那些言不由衷的話。

 

 

如果她死了,那個人到底會有什麼反應?

 

 

 

 

她覺得很生氣也很不甘心,一直為了變強而努力,最後只顯示她也不過這樣而已,當迪維投入對抗覺醒者的戰線時,她只能繼續對付軟弱又無能的妖魔,想要跟迪維一起對覺醒者戰鬥,卻反被黑衣男人譏笑。

 

 

歸根究底,是她太弱了。

 

 

為什麼她會這麼弱,連跟同伴並肩奮戰的實力都沒有,不能夠跟她一起戰死或是活著從戰場上回來,只能夠像個弱者一樣,懷著不安感以及不確定感等待期待的人歸來。

 

 

她受不了這樣的現實,更受不了這樣的自己,她不甘心,真的很不甘心,一切都扭曲變形接踵而來,讓她想要大肆破壞以發洩鬱悶。

 

 

在極度的氣惱之下,她沒料到自己就這樣無意衝過了極限,想要變強的心情跟解放妖力後能力增強的得意忘形加在一起,她突破了自己的極限。本來以為或許就要覺醒了,但她卻不知道怎麼搞的,又恢復本來的樣子。

 

 

正在不知所云的時候,迪維回來了,帶著尚未再生完全的傷回到總部養傷,她剎那間看到她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只是很訝異然後又有點驚喜,最後她是跑開了,自己一個人跑到附近荒郊野外大吵大鬧,這時才覺得自己有些正常了。

 

 

「下一次我要跟妳一起狩獵覺醒者。」

 

 

她向迪維這樣保證,對方不置可否。

 

 

「有那種實力就追上來。」

 

 

沒錯,因為迪維很強,所以她不強的話是無法跟迪維一起戰鬥的,唯有提高自己的力量,才有辦法成為有用的倚賴,她才不要自己是累贅,也不要自己會是被丟下來的那一個。

 

 

因為她喜歡這麼做,所以她希望什麼都依著她的意思來。不符合她意念的,就竭盡權力的去破壞去改變,反正,她就是要看見自己滿意的結果。

 

 

如果這樣而被討厭,她也無所謂了。

 

 

 

 

獨自在總部養傷的期間,她把姊姊生前所做的未成品娃娃拿出來看,已經破舊的娃娃上面的縫線一點都不完整,可是她只要拿著就可以感覺到姊姊的巧手曾經在這上面滑過,可以感覺到姊姊的用心。

 

 

雖然娃娃已經不可能會完成了,可是她也不再像當初那麼在意了。

 

 

姊姊的犧牲,無疑是希望她可以好好的活著,而不是被姊姊的死所束縛,偏偏這樣的道理她在好久以後才懂了,偶爾回想起來,不禁會去想像,如果自己沒打起精神,會不會就此死在路邊。

 

 

在養傷時有一小段時間海倫也在,每隔不久總是可以聽見同伴們或黑衣人皺著眉頭說她又闖禍或是因為練習又破壞了什麼,她明白海倫是在追逐自己的腳步,這次狩獵覺醒者的任務讓她嚇到了,海倫不想要被她拋下來。

 

 

這樣一個人,暫且不論她的動機是什麼,敢這樣不害怕她毫無反應的撲克牌臉一而再再而三跑來跟她接觸的,海倫是除了姊姊以為的唯一一個。

 

 

有種異樣的感受,她沒交過任何朋友,這是朋友的感覺嗎?

 

 

「妳比較細心,所以如果我們兩個搭檔任務,妳就負責掩護我,而我在前面開路。」

 

 

海倫老是比手畫腳說著以後兩人如果一起任務該怎麼分工,她每一次都是閉著眼睛抱著大劍靜靜地聽,從海倫的口氣中就可以得知,她沒有放棄跟她接觸,也沒放棄要跟她合作。

 

 

會這麼做的,除了朋友,還有誰?

 

 

「自己收著。」

 

 

「欸,這什麼東西啊?莫名其妙丟過來,好破舊的娃娃,還是半成品,妳到底想幹麻。」

 

 

她當時突然把姊姊留下的娃娃其中一個給了海倫,卻什麼都沒有解釋,海倫嘴巴上全都是抱怨跟貶低的話,可是卻被她發現她私底下一直珍藏著那一個半成品娃娃。

 

 

一個口是心非的火爆浪子。

 

 

說不定這種看似跟她不合的人,才是可以長久合作的傢伙吧!

 

 

 

 

她們兩個是同期戰是中最要好的,不僅任務常常一起出,就連回總部的時候都可以看見兩個人形影不離,看起來是完全相反,卻又意外吻合。

 

 

這是剛好酸鹼中和了吧!

 

 

 

 

 

 

後記:

 

 

我痛恨死長鴻翻的名字了,所以在此我還是使用港漫的譯名。

 

 

話說回來,海倫迪維篇感覺寫得更卡,前面還好,後面根本是難寫到爆,到後面我自己都覺得有點後繼無力在亂扯了……(汗)一次處理兩個人果然很辛苦,寫到最後我不禁懷疑,在這樣下去我有辦法繼續寫米里雅傳嗎?(還是寫的話就偷工減料,五千字內解決)(炸)

 

 

其實我還滿喜歡海倫跟迪維那種相處方式的,雖然我不一定寫得出來,可是海倫跟迪維鬥嘴的地方真的很可愛,兩個人的個性恰好有些相反,湊在一起反而很適合。而海倫本來就是那種:想到什麼就說什麼想到什麼就做什麼的行動派,跟迪維的機器人凶狠派有種異曲同工之妙。(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