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很一人樂的天空
關於部落格
天地課去死
  • 127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桃組戰記】猴狗拉鋸戰

猴狗拉鋸戰

 

 

 

 

我從小時候就認識那個討厭的傢伙,不,是蠻橫的傢伙,他從那時候起就從來都不聽別人說什麼,總是我行我素,不管我說什麼都聽不進去。

 

 

 

 

有段時間,不,是很長一段時間,我對他真的是不爽到了極點。

 

 

 

 

 

 

 

 

犬飼雅彥是人稱大少爺中的少爺的小孩,做什麼事情都很優秀,既聰明又能幹,很容易狂熱,做什麼事情都是一百二十分的熱情跟認真,他什麼都好,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因為先天的原因,他從出生開始視力就不太好,一輩子離不開眼鏡。

 

 

 

 

有什麼關係,戴眼鏡反而更有書卷味,這不是很好嗎?好顯示出他那種高貴又優雅的氣質,多令人驕傲呀!

 

 

 

 

這份自信在進入愛譚學園幼稚園部就讀後第一天起就被徹底粉碎。

 

 

 

 

「想不到你還挺蠢的。」

 

 

 

 

對著當時意氣風發從講台上表演下來的自己說出這麼不客氣話語的是坐在旁邊的高猿寺咲羽,他銳利的冷笑狠狠的割傷了雅彥年幼的心靈,那張帶著稚氣卻充滿了敵意的臉,在雅彥的心中留下深深的印記。

 

 

 

 

 

 

 

 

他真的是很霸道,總是以命令別人擺個高高在上的姿態為樂,年幼的雅彥只對咲羽有這樣的觀感,不過怪的是,對方越是強權,他就越是自虐的接近對方。

 

 

 

 

到底為什麼呢?他想,可能是為了想看看這個傢伙到底有什麼弱點吧!總是凌駕在別人之上的高猿寺咲羽,也會有脆弱的時候吧,只要他知道了這個致命的弱點,從此就是他犬飼少爺的天下了,絕不讓這高猿寺家的小子老是那麼跩。

 

 

 

 

但儘管他把咲羽列為第一競爭對手,對方似乎從來沒把他放在眼裡過。

 

 

 

 

看見他又露出那輕蔑的眼神跟微笑,雅彥知道自己又被他所看不起了。

 

 

 

 

 

 

 

 

覺醒是更後來的事情,從那之後起雅彥跟咲羽還有雪代就常常膩在一起,雖然雪代的獸基血統才是最濃的,可咲羽卻隱約以老大的身分自居,負責指揮他們去動作,自己又我行我素不聽他們兩個建議。

 

 

 

 

反正他要的就沒有不能達成的。

 

 

 

 

「有什麼是你辦不到的事?」

 

 

 

 

有一次他忍不住問了,那時候他們在教室裡,咲羽懶散地將雙腿翹在另一張桌上,雙手盤在腦後當作枕頭,他愛理不理微睜了眼,看著很認真的雅彥,沉默了很長一段時間。

 

 

 

 

「多了,我做不到的事情可多了。」

 

 

 

 

他只留下這句話,又別過頭去閉上眼睛,拒絕繼續討論的可能。

 

 

 

 

看著他削瘦的背影,雅彥發現自己一點都不了解咲羽,從在愛譚學園幼稚園部那時就讀開始,到現在都過了這麼久了,他依然不明白咲羽在想什麼,也不知道咲羽的身世背景,什麼都不曉得。

 

 

 

 

那一年,雅彥跟咲羽,小學部五年級。

 

 

 

 

 

 

 

 

後來雅彥才知道,咲羽打從幼稚園畢業以後就一直是以住校的方式生活,只有在放長假才會回家,聽說高猿寺家離愛譚學園並不是遠到必須通車的距離,他們家好像也挺有錢的,可就因為不明原因,老把小孩丟在學校。輔導老師好像曾經有想要介入照顧,卻被咲羽一口回絕,任何幫助都不肯接受。

 

 

 

 

高傲的笨猴子。

 

 

 

 

雅彥不是沒試過要從咲羽口中套出點什麼,不過最後的結果都是他反而被耍得團團轉,說也奇怪,咲羽那種強勢的樣子只要出現在自己面前,他就會不明所已的跟著無形的軌跡,被對方所驅使著。

 

 

 

 

好像天生就是被生來供他指使的一樣……等等,開什麼玩笑?他可是優秀又高貴的犬飼雅彥少爺呀,怎麼會被一個高猿寺家的小子當笨蛋耍呢?

 

 

 

 

事實證明正是如此。

 

 

 

 

 

 

 

 

升上國中部後,咲羽就跟他們疏遠多了,平時臉上總帶著冷睨別人的不屑微笑,令人不敢靠近,態度囂張又大牌,先是班上的人看他不爽,然後是隔壁班的,接著像是骨牌一樣,學長、高中部的人……大家都知道了國中部有個叫做高猿寺咲羽的囂張人物。

 

 

 

 

「你樹立了很多敵人耶!」

 

 

 

 

雅彥曾經好心告訴他,當然咲羽連正眼也沒看他一眼,絲毫不在意。

 

 

 

 

「有什麼關係,反正我喜歡打架嘛!」

 

 

 

 

就這樣,雅彥每天去學校,總會看見咲羽身上又多了個新的傷口,或是臉上又多了個地方貼著OK蹦,看不到的地方肯定有更多繃帶吧!在他所不知道的時候,他一直在讓自己受傷,光是想著漫畫裡面不良少年打群架的畫面,雅彥就不自覺瞇起眼睛。

 

 

 

 

那很痛的。

 

 

 

 

就算是咲羽那個高高在上活像神一樣存在的人,受傷了也會痛的吧?

 

 

 

 

 

 

 

 

接下來事情鬧得更嚴重了,連外校生都知道了這個愛打架的小子,雅彥雖然打死都不承認自己很擔心,還是忍不住每天在上學途中,偷看著咲羽貼著貼布的後頸,思考他又跟誰出去打架了。不過後來咲羽為了造型而開始蓄長髮的時候,他看到的就儘是一片燦金。

 

 

 

 

咲羽碰到他的時候比以前更加沉默,只是冷漠的看了他一眼就走開了,雅彥偷偷瞄了眼他捲起的袖子下的白皙手臂,顯眼的青青紫紫表露無疑,一時間,他覺得心裡似乎被掐了一下。

 

 

 

 

總覺得自己活像是被虐待使喚來使喚去的,都好過看著咲羽默默虐待自己。

 

 

 

 

嘴巴上說著「我喜歡打架」的咲羽到底在想什麼?他也喜歡受傷的感覺嗎?還是純粹想要享受打架的痛感跟快感?不管是哪一種,雅彥都不喜歡。

 

 

 

 

什麼時候咲羽變得那麼遙遠,在他還沒瞭解之前就先抽身離去,他到底隱藏了什麼,又對外封鎖了什麼樣的心思,雅彥悲哀的發現自己依然什麼都不懂。

 

 

 

 

隔天,他期盼著出現的咲羽跟那一頭燦爛耀眼的金色,卻只有等到一片空。

 

 

 

 

他請假了。

 

 

 

 

 

 

 

 

一定又是打架。

 

 

 

 

雅彥無力的想著,自己在數理科推理計算能力方面都很厲害,就是在體育科很失敗,他沒什麼可以跟別人戰鬥打架的本錢,光是跑步就足夠把他累得半死,他只是一個無用的書生,幫不上忙的,尤其是咲羽,才不需要他。

 

 

 

 

這個世界真的是很不公平,就連他獸基的力量,也是專長於偵查而不是戰鬥。

 

 

 

 

雅彥在放學後,第一次踏入學校的宿舍,在詢問之下,種種負面的稱呼他都聽見了,不良少年、混混、麻煩、流氓,都是形容高猿寺咲羽的,沒有人敢接近他,就連本來跟他同房的室友都在幾個月後主動要求學校換房。

 

 

 

 

用顫抖的手拿著跟舍監借來的鑰匙,雅彥輕輕扭開咲羽房間的門把,躡手躡腳的走進。

 

 

 

 

燦爛的金色鋪在抓皺的被單上,咲羽美麗高貴的臉很平靜,他就好像一尊被遺忘的雕像,由神雕刻出來的藝術品,棄置在不顯眼的角落,等待腐敗。濃濃的血腥味圍繞在他身邊,咲羽身上深色的制服顯然吸收了血,看起來更為深沉,他靜靜的躺在床沿睡著,尚未脫鞋的腳還留在地上,似乎一進房門就直接倒上了床。

 

 

 

 

雅彥靠近以後才發現,他發燒了。

 

 

 

 

第一次,看見咲羽如此沒有防備且脆弱的樣子。

 

 

 

 

 

 

 

 

最後雅彥決定還是好好替這個討人嫌的傢伙處理處理,看著他那樣虛弱的睡臉,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很難就此離開。他先去跟舍監要了繃帶,再回來替咲羽換過舒服乾淨的衣服還有包紮。

 

 

 

 

咲羽的傷勢比表面上看起來更嚴重,拆下包裹著他的虛偽外殼才看清裡面其實是傷痕累累,全身上下都有嚴重的瘀青,大腿上還有一道深深的艷色刀痕,看起來像是被人拿西瓜當或開山刀重重砍下去的,可能是再跟附近混混打架的時候被暗算的吧!

 

 

 

 

真是的,到底有沒有好好把傷口清洗乾淨呀?都這樣放任傷口不管,難怪會引起不適。雅彥一邊在心底用著自認為很看不起的口氣想著這些話,然後一邊將乾淨的繃帶包上已經細心清洗過的傷口處。

 

 

 

 

經過一番忙碌,雅彥把咲羽扶正回床上後,自己也累得坐在床沿休息,他擦掉額頭的汗,往咲羽的方向看去,卻意外地看見對方已經睜開一雙略顯無神的眼睛,雅彥嚇得差點沒從床上跳起。

 

 

 

 

「你……該不會早就醒了吧?」

 

 

 

 

「不……

 

 

 

 

意外的,咲羽沒有多餘的刺耳字眼跟著說出口,只是比平常更加沉默地躺在那裡,看著異常平靜的咲羽,雅彥一時有種衝動想要質問他許多許多他想不明白的問題。

 

 

 

 

「你又去打架了吧!」

 

 

 

 

「嗯,很卑鄙的一群人,一不小心就被偷襲了。」

 

 

 

 

「你為什麼老是喜歡這樣傷害自己!」雅彥一反平常被他使喚毆打諷刺的樣子,站起來大聲說著。「你總是跟一堆不知道來頭的人打架,每次都打得全身是傷,知不知道週遭的人是怎麼看你的?你到底知不知道你把自己搞成什麼樣子?」

 

 

 

 

「有什麼關係,我喜歡打架呀!」

 

 

 

 

伸手撥了撥過肩的燦金長髮,咲羽似笑非笑的瞇起眼睛,又回復跟平常一樣的神態,那個眼神、那個上揚的唇角弧線、那個說了數不清幾次的理由,雅彥看得都習慣了,但這時候卻異常生氣。

 

 

 

 

「笨蛋,我會擔心你呀!」

 

 

 

 

不過就算講什麼,自視甚高的高猿寺咲羽也什麼都聽不進去吧!雅彥突然覺得很灰心意冷,他知道自己該走了,其實從一開始他就不該妄想瞭解咲羽,更不該奢求對方會因為他而做點改變。

 

 

 

 

幾乎在他站起的同時,咲羽發達的體育神經讓他瞬間抓住了雅彥的手腕,雅彥怔怔看著咲羽別過頭去,那隻擅長打架的手握得文弱書生的自己手腕有點痛。

 

 

 

 

「給我留著。」

 

 

 

 

一個簡潔的命令。

 

 

 

 

 

 

 

 

其實後來咲羽也沒跟他再說什麼了,雅彥甚至連他什麼時候又睡著都不知道,真的是很任性,但是當他使著命令的語調任性要求的時候,雅彥發現自己拒絕不了,開什麼玩笑,他真的是這麼可悲的被虐待狂嗎?

 

 

 

 

不過話說回來,這樣靜靜守在這個打架狂的旁邊其實還不賴,雅彥瞄了眼咲羽略顯蒼白的臉,燦爛的金色髮絲不一的落在臉頰兩側,散亂在白色的床上,有種視覺上錯落的美感,對,撇去不良少年這點不論,高猿寺咲羽也是個難得一見的美人。

 

 

 

 

這樣完美的人,為什麼總喜歡過得這麼墮落?

 

 

 

 

雅彥第一次如此強烈的想要去瞭解一個人,想要緊緊地擁抱,然後一切都明白,他想要抱著咲羽比常人要纖細的身子,去聆聽他心裡的聲音。

 

 

 

 

可是……他不敢。

 

 

 

 

真的很沒有用,他暗中責備自己,卻苦無辦法可想。

 

 

 

 

 

 

 

 

「可不可以不要再打架了?」

 

 

 

 

「什麼?」

 

 

 

 

咲羽隨意將一頭長過肩的燦金攏到腦後,漫不經心的將書包甩到背上,用鑰匙把臥室的門鎖好,然後扔給一邊的雅彥。後來雅彥整晚都留在宿舍,為此他還打了一通將近半小時的電話回家謝罪,但雅彥就有個直覺,不能這樣把咲羽丟下。

 

 

 

 

結果次日天一亮,雅彥睡眼惺忪從床沿將頭抬起來時,看到的是來不及暼開視線怔怔看著他的咲羽,清晨的陽光打在他蒼白端莊的側臉上,反射了陽光的頭髮更加耀眼,彷彿整個人都再發光似的,那一瞬間那畫面帶給他的衝擊一直留在腦中,在那一瞬間,他覺得在自己眼前的咲羽像是墮入凡間的天使。

 

 

 

 

他知道自己這種想法跟比喻實在很蠢,可是他找不出更有創意的形容詞了。

 

 

 

 

儘管他很想要藉著這樣的機會對咲羽說點心裡話,可是依照咲羽的個性,果然是連甩都不甩,直接就從他的視線中走開了,雅彥只能夠跟在他的背後,看著他捲起袖子的手臂上不會褪色的疤痕。

 

 

 

 

他曾經有個激烈的渴望,想要保護咲羽,他一臉興致高昂的跑去學校的福利社,狂熱地表示需要一些可以提升能力的東西,他開心地從福利社大叔手上拿到了他的獸基面具,以為終於可以派上用場,最後才失望的發現這不過是加強了他偵查的功能,對於打架沒多大助益。

 

 

 

 

不過那時候當他練習使用覺醒具時,咲羽倒是難得一見露出了發自內心的笑容,雖然那是個銳利的嘲笑(對於他能力的視覺效果),但雅彥覺得再面具下的臉似乎也跟著傻笑了。

 

 

 

 

他想要守護的是那樣的笑容。

 

 

 

 

悲哀的是,他沒有那種能力。

 

 

 

 

 

 

 

 

不過從那次之後,咲羽打架的頻率就減低許多,也比較常和雅彥跟雪代聚在一起了,雅彥寧可相信這是他的緣故,但咲羽不過說他也不會問,這頂多是個希望而已。

 

 

 

 

他們又像以前一樣在校園裡面到處遊行,每天中午都聚在一起吃午餐,上了高中部以後雖然各自分了不同的科系,依然約好會一起去做這些事情,意外的是,咲羽一直以來都有乖乖出席,雅彥每次看他一臉無所謂出現時,總會鬆一口氣。

 

 

 

 

如果咲羽缺席了,絕對不是件好事。

 

 

 

 


「你跟雅彥很好嗎?」

 

 

 

 

不知道是哪一天,祐喜一時好奇向咲羽問起這個問題,咲羽馬上很不客氣的笑起來,彷彿很不以為然。

 

 

 

 

「那笨狗只能算是我的跟班啦!」

 

 

 

 

「你說誰是笨狗呀?你怎麼可以在祐喜兄的面前說我壞話,要是給祐喜兄留下不好的印象……喔噗……

 

 

 

 

「笨狗就給我閃邊去,少在這邊囉唆。」

 

 

 

 

祐喜無言的看著雅彥第N次被咲羽踹開,心裡默默替這隻可憐的博美狗默哀,真希望他在攻略美人心之前可以好好的活著。

 

 

 

 

狗跟猴的拉鋸戰不斷上演,直至目前為止,都還沒結束。

 

 

 

 

 

後記:

 

 

 

 

這是一篇很詭異的東西,我也不知道怎樣寫出來的,反正就是這樣……眼睛被閃到的不要找我負責,就當做這是沉浸在期末考地獄中有人太苦命之下的壓力發洩吧!(歐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