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一人樂的天空

關於部落格
天地課去死
  • 1264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魔獵人物語(上)

 

 

隆隆巨響在耳邊作祟,幾乎要振破耳膜,眼看背後的樹一顆接一顆倒,不禁在心中暗暗捏了把冷汗,梨燕沒命的繼續拔腿狂奔,並在心中狂罵自己的壞運氣。

 

 

明明說好是來狩獵LEVEL.D的魔物,為什麼到最後變成他被LEVEL.A的魔物追著跑呀?說來也真不巧,本來設好陷阱都快要成功捕捉魔物,結果陷阱太成功,讓魔物LEVEL.D過度緊張而發出尖銳警示聲,在他捕捉LEVEL.D之前就先引來了他應付不了的LEVEL.A,然後就演變成現在這樣的狀況了。

 

 

擁有堅硬外殼、大得誇張的力氣,這隻俗稱巨樹的LEVEL.A是眾所皆知的破壞王,外表雖然跟一般樹木沒什麼兩樣,但只要觀察就可以發現樹幹上那張詭異的面皮,一旦被盯上,就會用它那短短的樹根快速移動來進行追殺。

 

 

「我根本沒有做好心理準備會遇上巨樹呀!」

 

 

梨燕一邊大叫,一邊將右手往後擺,頓時整隻右手臂像是溶解了一樣,不斷增值膨脹,像是一團不斷快速再生麵團,仔細一看還挾帶大量的黏液跟觸鬚,梨燕用力將手往後方的巨樹甩去!

 

 

一秒、兩秒、三秒……

 

 

「嗚哇!我就知道右手對付不了它,可是為什麼連拖延時間也辦不到嘛!難道身為寄生型魔列人的我就註定要一臂子這麼軟弱了嗎?」

 

 

收回右手,梨燕此時心中已經自暴自棄到了極點,正當他在心中默默替自己的遺書打腹稿的時後,一道火焰劃破天空,砸在巨樹跟梨燕之間的草地上,燃起熊熊火牆,成功將巨樹的動作給停下,巨樹樹幹上的面皮發出連串無意義的叫吼,強烈表現出它的不滿。

 

 

隨著下一道火焰落下,一抹黑色的影子也趁勢飄落,是一個背上有一對血紅色惡魔雙異的女人跟手拿長刀的青年,女人將青年往巨樹的方向用力擲去,青年輕鬆的一個翻滾,抽劍將巨樹一刀兩斷,接著是收劍。

 

 

被突如其來的救兵所救,梨燕不但一點都不感激,而且心裡不爽到了極點。

 

 

「都已經跟你說了不要每一次都跑來阻礙我的任務你是聽不懂嗎?」

 

 

他憤怒地朝著一臉淡漠的青年大吼大叫,青年依然是一張撲克牌臉,將長刀收回刀鞘。

 

 

「是嗎?難道村人給你的委託是你讓你在森林裡被巨樹追得到處亂跑,好發洩一下它過盛的精力嗎?」

 

 

「我的任務又不是這顆蠢樹!我本來只是要捕捉LEVEL.D的魔物,哪知道半路突然殺出一個LEVEL.A的,它的外殼那麼堅硬我又傷不了它!打不過除了逃我還能幹麻呀!你這個老是愛半途闖出來撿便宜的傢伙才應該檢討檢討,成天只會嘲笑別人,你嘴巴上的功夫練的比手上功夫還勤嗎?」

 

 

「除了武技,我也是有好好增加自己的知識的,就拿巨樹來說好了,雖然外殼堅硬,普通攻擊傷不了它,不過若是受熱它的強度就會降低,只要掌握這個訣竅,雖然是LEVEL.A的魔物,但你這三流魔獵人對付已經綽綽有餘了。」

 

 

「吵死了,說半天就是要來這裡諷刺我很弱,可不可以不要再在我面前炫燿了,弱者也有弱者的尊嚴。再說憑著你自己,我才不相信你可以生火去烤那棵蠢樹,說穿了只是靠使役魔作弊而已。」

 

 

「使役魔是魔獵人的增值戰力,如果你可以捕捉到使役魔,那也是你的戰力。」

 

 

「有一隻LEVEL.A的使役魔有什麼了不起,我也去抓一隻給你看看,看你以後還敢不敢來搗亂我的任務。」

 

 

就這樣,這句話成了這整件事情的開端。

 

 

 

 

這片大陸上充斥著各式各樣的魔物,雖然有對人毫無害處的可愛魔物,卻也有各種具有高度危險性的魔物,因此便有專門對付魔物的魔獵人出現,所謂的魔獵人就是擁有跟魔物相似波長的人類,簡而言之就是魔力,他們比一般人類要強壯、敏捷,可以經過訓練而跟魔物對抗,依照不一樣類型的魔力,還有各種領域的魔獵人。

 

 

魔獵人所組織的協會,會根據魔物的強度,製作出所謂的鑑定表,將魔物分為SABCDE六個等級,在各個村子委託的任務中,也會根據對付不同的魔物而有不同的酬勞。

 

 

當然魔獵人也有所謂的等級制度,那就是稱號,稱號有七種等級,若是達到一定的功績,就可以拿到新的稱號,在魔獵人協會中,擁有最高稱號「神職獵者」的只有三人。而梨燕目前拿的稱號是第六等級的「妖魔獵者」,拿到這個稱號還是以非常勉強低空飛過的姿態拿到的;至於討人厭的彌佳,拿的稱號則是第二等級的「精靈獵者」。(順帶一提,精靈獵者的擁有者不超過十人)

 

 

可惡,他明明就是寄生系的魔獵人,是天生的獵者,力量竟然不及一個攻擊系魔獵人。

 

 

在飲品店喝飲料順便翻閱協會手冊的梨燕忍不住看了看自己的右手,這隻手比左手要粗狀很多,從小就被週遭的人當做怪物看待,父母有一方是魔物或是被封印魔物在身體部位中的人,都算是寄生系的魔獵人,這種人因為有一部分不是人類,所以會遭到一般人的歧視及異樣對待,就連同樣身為魔獵人的同伴也不例外。

 

 

而他的情況是不明,從他有意識開始就是住在孤兒院,直到後來被撿去讓師父領養,他才知道自己是寄生系的魔獵人。他的師父是很優秀的魔獵人,相對的,他是個弱到不行的魔獵人,雖然他總是加倍練習,吃苦耐勞咬牙忍著各種修練,他還是很弱。經過協會偵查系魔獵人的檢查,他的右手不容易定型、經常液化、組織不穩固,算是寄生系魔獵人中的下品,看來他就連對魔物的武器都抽中下籤呀!

 

 

「要抓一隻使役魔,你是認真的嗎?」

 

 

剛剛才貿然出手相救的彌佳不知道什麼時候坐在對面,他過肩的長髮在腦後綁著高馬尾,黑色眼睛冰冷銳利,略顯蒼白的俊顏則是沒半分表情,梨燕心情不好的瞄了他一眼,繼續看手中的手冊。

 

 

「我很認真呀!只有使役魔才可以使用魔法,這麼方便的助力我當然要。」

 

 

「你打算抓LEVEL幾的來當你的使役魔?」

 

 

「如果可以,我當然希望有一隻LEVEL.A的當作使役魔囉?」

 

 

「天啊!我有沒有聽錯?你竟然想要抓LEVEL.A的當作使役魔?不過是個『妖魔獵者』等級的魔獵人,連對付LEVEL.C都嫌困難,為什麼你會想要抓LEVEL.A的當作使役魔?還有,不准趁著我不在的時候跟彌佳兩個人獨自相處。」

 

 

「又不是我自願的,妳自己沒看好彌佳是我的問題嗎?」

 

 

梨燕冷冷瞪著突然出現的女子,有著一頭如瀑長髮、火辣的身材、美麗的臉蛋的是彌佳的使役魔--詩空,她身上的衣著總是露肩的皮裝,配上短裙、絲襪跟長靴,頸子上則綁著代表使役魔的項圈(彌佳用的項圈是皮帶,前端套著兩個環的鎖鏈),看起來格外性感,但由於她長得跟彌佳一模一樣的關係,每次梨燕看到她都有種異樣的感覺。

 

 

此時詩空手中滿抱著街上的各種小吃跟甜點,滿足的在彌佳旁邊坐下。

 

 

別看她這樣子,事實上她可是個LEVEL.A的魔物「惡魔」,頭上一對紅色小角與背上血紅色的惡魔之翼這一族最大特徵,被馴服之後會從怪物的外型轉為人型,人型外貌則取決於主人的外貌,不過性別會維持原本,因此才會出現「女的彌佳」這種慘事來。

 

 

梨燕第一次看見詩空時,還以為原來彌佳一直在女扮男裝。

 

 

不過詩空個人倒是非常討厭梨燕,原因是什麼,梨燕也不太清楚,似乎打從第一眼看到她起,就看他很不順眼的樣子,他自認自己可不是討人厭的長相,而且他也沒對彌佳有過什麼攻擊行為,這樣使役魔沒理由會仇視他吧?

 

 

「先不論你有沒有能力捕捉LEVEL.A的魔物,我想先問你,有沒有足以束縛LEVEL.A魔物的項圈?」

 

 

不問還好,一問梨燕的臉整個垮了下來,心中馬上懊惱一萬次。光顧著想要去哪裡找喜歡的LEVEL.A魔物當使役魔,都忘了還有所謂的項圈……項圈是用來束縛使役魔用的,越強的魔物就要用越強的項圈來束縛,雖然魔物被訓服後成為使役魔,畢竟本質上還是魔物,偶爾會失控,這時就要使用項圈的束縛力,迫使使役魔安靜下來,若項圈強度不足,使役魔就會脫離控制。

 

 

看著梨燕心情低落,整個人陷入消沉狀態,彌佳保持支著臉頰斜斜撐在桌上的姿勢,默默從暗袋中拿出一物放在桌上。

 

 

「這個,當作禮物送你吧!」

 

 

「咦?」

 

 

梨燕眨了眨眼,赫然發現彌佳放在桌上的竟然就是要價十萬元以上,專門束縛高級魔物、由魔獵人協會專門訂做、超稀有的最高級項圈,好半天都說不出話。他愣愣看向彌佳,發現彌佳將臉以非常不自然的動作偏了過去。

 

 

他忍不住偷笑。

 

 

「你人還挺好的嘛,嘴巴卻老是說得那麼毒。」

 

 

「囉唆。」

 

 

「我可以把這解釋為害羞嗎?」

 

 

「閉嘴!」

 

 

彌佳背著他低聲喝著,不讓梨燕看見臉上一片泛紅的樣子,一旁的詩空狠狠將一袋甜甜圈拆開,死瞪著梨燕,有型的菱唇不滿地高高噘起。

 

 

「為什麼要給他那麼好的東西?很浪費耶!」

 

 

「就當做是施捨,做做善事好了。」

 

 

他收回前言,梨燕用力吸了一大口面前的飲料,忿忿的在心中想著,說什麼施捨,就算心口不一說話也不用這麼狠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