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很一人樂的天空
關於部落格
天地課去死
  • 127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風動鳴前篇別傳熙光夢迴上觀後感

 

水泉進步真多……我嚇到了,感覺上跟前篇差好多(歪頭)風動迷先別高興的太早,以為我轉性突然又開始宣揚水泉的風動鳴,請繼續聽我把話說完。是說水泉這傢伙難道會進步的只有她的文字造詣嗎?感覺除了文字鋪排上面變得很成熟以外,劇情跟人物依然一無可取之處……這應該不是我抱有的成見在影響我吧?

 

首先先從人物開始挑剔好了,一樣是這麼的簡單易瞭,不喜歡的角色通通都是壞蛋,然後喜歡的角色都是好人,壞人都沒格調,好人都是美貌俊俏聰明強大外加大開金手指的一群異能體。(客觀來說,我覺得這次她已經有進步了,至少主角到現在還沒有真正大開金手指過)我真的不明白,為什麼都不花心思經營反派,難道就不能有那種百分百就擺明了是反派可是又讓人又愛又恨的反派嗎?這世界不是只要有好人就夠了耶……

 

主角希優席文,老實說我除了記得他是國師以外已經沒有印象了,好啦我記得他被滅族最後復仇了(雖然莫名其妙),不過不管前面那幾本書在扯什麼,我一切觀點都從這本書開始。是說這位國師先生,我已經無話可說了,為什麼水泉老是喜歡寫一堆這種的角色呢?重複性大就先不說了,看完第一本書,我仍然搞不懂這傢伙的個性是怎樣子的,這不是破不破格的問題,他根本就沒有格好破(無力)我完全看不出這個角色他獨特在哪裡,個性一直跑來跑去,照理說歷經了滅族、失去摯愛、被凌虐等會把一個逼瘋的事情後,他應該要變得很成熟很沉穩、內斂,尤其他還想要復仇,他的心機應該再更重一點,然後心裡就不會那樣變來變去,還在猶豫動搖之類,我只有在前半本書感覺到他真的很想復仇,到後面他已經完全成了效忠王室的狗了……你的復仇呢?你失去摯愛的痛呢?那種痛哪是個小王子第一次見面就嘻嘻哈哈撲上來抱一抱就可以丟在一邊的?

 

如果說這麼容易就把這種痛丟下,那我相信那個滅族的痛對希優席文來說並不是什麼刻骨銘心的痛,真的想恨,根本不會產生動搖,被仇恨矇蔽雙眼,管你小王子多可愛為了目的還不是該一刀殺了。希優席文這不叫冷漠,這是懦弱,連恨都恨的這麼半調子,我相信他的復仇拖了這麼久都還完成不了是有原因的。是說冷漠的話,跟小王子對談廢話根本不用那麼多,而且以他那種冷漠個性而言,言語應該都很簡潔,看能多簡便就多簡便,哪來那麼多廢話好說,還說要用冷漠刺傷小王子,你的內心裡哪裡要這樣對待伊莫色斯了你說呀?你心口不一呀?

 

而且既然是要復仇的人,你還知道要獨自去復仇,那在皇宮裡面的人信的得嗎?人家斥剛說他跟你同族的,你就毫不猶豫地相信人家,要是人家騙你咧?搞不好斥曾經把另一個被趕出祭靈族的給幹掉,或是在被趕出祭靈族的人臨終前陪在他身邊,或是根本就跟某個祭靈族的是朋友,所以知道很多祭靈族的事情,要是他騙你咧?看到祭靈族的祕術就隨便拿話來唬一唬,你還真信哩!既然心機重,好歹也懷疑一下吧!人心是很險惡的,不是你覺得對方可以相信就隨便相信的好不好?

 

然後是小王子(懶得打伊莫色斯,這樣比較快),我才不信在險惡王室長大的小孩到七歲依然是這種天真無邪樣,好啦小孩子本來就比較單純這點可以說服我,可是既然這樣後面就又不要再殺出那種半調子的設定呀!一副成熟的樣子在跟國王討論那種東西,拜託七歲的小孩再成熟哪懂那種東西呀!水泉的年齡設定難道只適用於外貌嗎?精神年齡層到底顧到多少了呀?先不說那些活了一百多歲仍然跟高中生一樣幼稚的神座,光是希優席文前面跟後面就看不出來他的精神有哪裡變成熟了,到後面都是個三十歲的人,年齡層還是跟最前面那個差不多。

 

扯遠了,總之這個小王子看起來總是幼稚跟成熟混在一起,一樣是個沒有格的傢伙……我想從頭看到尾,除了濫好人、好欺負等,我對他就沒什麼特殊印象了。說到濫好人這點,我一直認為如果這傢伙真的當國王這國家也準備完蛋了(雖然作者一樣可以寫出在他治理之下這國家邁入了巔峰等鬼話),沒有公信力、沒有魄力,就算登基又怎樣?像他這麼軟弱只知道隱忍,哪適合當個國王?國王需要的霸氣需要的魄力他哪有?這樣可以做出什麼有主見的決定,搞不好下面大臣吵成一團的時候他就開始宣揚吵架是不好的大家好好相處之類的東西,也有可能登基沒多久就被發動政變被迫退位。那些大臣真是笨蛋,這王子這麼懦弱,假使國王真的兩腿一伸去了極樂西天,他們為什麼沒有能力去逼宮呢?這小王子就國王一個靠山,可以登基就表示國王掛了,國王掛了這勢單力薄的小子又能做得了什麼事?

 

沒有霸氣當不成國王,強者為王敗者為寇,世界上哪個知名的國王不是靠心機殘忍堆積起來的,要是沒有玄武門之變,李世民可以當上皇帝?要是他在那裡計較什麼手足之情,那就不是當不當得上皇帝的問題了,他甚至會反被殺掉。因為他很優秀,李建成想暗算他是理所當然的,因為他知道就算他被立為太子以後當了皇帝,這個李世民還是很有能力起來跟他爭位。所以呢,不管是這個小王子還是二王子,都是個昏君,優柔寡斷的傢伙沒有當好國王的資格。

 

還有呀,既然知道皇室是很險惡的,為什麼這小王子連一點起碼的戒心都沒有?那麼容易就相信別人,搞不好被賣掉了都還在幫別人算錢,被殺了都還不知道自己怎麼死的,難道小王子有自動分別反派跟正派的視線嗎?乾脆說小王子對國師一見鍾情算了,這種說法我還比較能接受,畢竟這種東西已經不是道理可以解釋的東西了。才看過國師幾眼,就費盡全力替他辯護,還提出一堆狗屁不通的道理,根本只有嘴巴厲害,而且既然以他的心思已經可以想到這種地步,我不懂為什麼還常常會有他愣住的情形發生,這種表明了根本是演辯社出來腦子跟嘴巴都動得快的人,為什麼還常常被國王問話問到愣住,這可能嗎?更不用說被妹妹追問的時候編的那些理由了,唉,又是一個為了搞笑完全無視於人物個性的東西……

 

最後,國王尼弗西瑟(一樣簡稱國王),前面看起來還算個挺討喜的傢伙,而且基本上已經有格也沒有嚴重走掉的情形,直到第一本最後也就是他死前,徹底破格了……媽呀我不懂這種心機重得要死又冷酷又殘忍的男人會那麼明顯的把哀傷流露給別人看,還故意在別人面前說那種話,騙肖ㄟ!這怎麼可能啦啦啦!!!尤其對方還是曾經暗殺過王室的人,國王會把他留下來,只是基於可以利用,頂多追加一條為了自己的玩樂,既然是這樣,我不覺得這國師的身分是重要到讓國王可以在他面前表現脆弱的人物,是說很多關於國王的地方都充滿了矛盾,前後連結在一起感覺很牽強,基本上會無聊到到處亂殺人也覺得無所謂的人已經是非常冷酷的人,除非他生來性子就這麼可怕,或是遭受太大的刺激變成這樣,否則不可能會有這種事情發生!

 

由國王很愛小王子跟小王子的娘這點看來,生來性子就這麼可怕應該是沒有的,而他所愛的人也沒有遭遇什麼慘不忍睹的事情讓他人性全失,那我實在搞不懂為啥他要這樣大開殺戒,所以其實你是雙重人格對吧?對吧?所以問題又繞回來了,他幹麻一定要去屠殺人家村子害別人來找他報仇增加麻煩,他看起來雖然是那種就算有麻煩也很樂的傢伙,可是還沒有無聊到這種地步吧!除非他是那種變態到事情就算無法掌握在自己手裡也覺得玩得很開心的傢伙,這我倒沒有話說。不過既然設定這是一位很殘忍的國王,何必讓他在看到小王子快死的時候露出那種脆弱,基本上那種為了玩樂而殘忍的男人不會有這麼柔軟的心腸,至少就算他心痛也不會表達的這麼明顯,也不會這麼失控,他要真想找去找暗算小王子的人算帳,那應該不會是怒氣沖沖的去算帳,以他的個性而言,應該是先用格外不同的禮遇優待宴請皇后,然後用那種冰到會讓人起毛的笑容跟聲音來逼問,而且態度異常冷靜,應該這樣才對吧?

 

然後是斥,這人我一開始還挺喜歡他的,後面是覺得有點莫名其妙……好啦他拿花回去給西優席文那段感覺是挺好的,不過我還是覺得他背叛西優席文的理由很假,應該說很薄弱,即使他很想阻止西優席文那種復仇行動,但他不會冒險到那種非得讓他死了的激烈方法,應該頂多是讓他被軟禁之類的,比方說偷偷設下圈套,讓西優席文惹國王不悅啊,然後暫時被剝奪職位軟禁起來,或是乾脆貶為平民、打斷腳呀之類的,不會礙到他的性命,可是不會再讓他繼續濫殺無辜,如果他真的像裡面所寫還挺重視西優席文的話。除非他前面都在作假,不然不會選擇這種方式來阻止他。(另一種可能是作者懶得花那麼多腦力跟時間去構思另一個計謀了)

 

其他人物我不太想說了,以上幾個應該是水泉本身很喜歡的角色,因為根據水泉不喜歡的角色都是爛貨定理,我們可以看見跟小王子作對的二王子被搞成怎麼樣。說真的,如果真的要跟小王子爭奪王位的話,就應該祭出一個跟小王子差不多厲害的角色,而不是這種耍任性的死小孩,你要是說打破凝石那邊,二王子不是個耍賴的小孩子,而是另一個嘴巴很厲害的傢伙,然後用言語攻擊讓小王子說不出話來辯駁,最後再不小心滑到地板故意的說:「唉呀,手滑了。」這樣不是更賤嗎?用這種狠毒又賤得半死的傢伙才有意思呀,搞不好就有人喜歡這種犯賤的傢伙,而不是那種絕對看一眼就會討厭到底的死小孩。(所以這還是作者自己的私心嘛……

 

最後,那個皇后在外篇裡面跟正文裡面搭不起來,基本上被忌妒心所襲擊的女人,心思不會這麼柔軟,她的個性要再更激烈一點,是說她的腦子動得這麼慢,老以牽強的理由去對付小王子,會被討厭是很活該的,不被愛也是很活該的,所以這個女人並不算什麼高明的角色,至少是個蠢女人……

 

以上算是人物方面的毛病,接下來是奇幻設定。

 

我真是佩服水泉,都已經十幾本書了,為什麼還搞不出一個完整的歷史觀跟地理觀?我終於可以瞭解為什麼風動書迷要說之所以要出這麼多系列,是為了架構完整的風動鳴世界,我不懷疑,我真的不懷疑,因為她寫了這個多本書我依然對這世界的地理沒有概念……我懷疑風動鳴世界是變相的宇宙,會無限往旁邊擴充,只要水泉想寫的地點,就會自動冒出來也不知道為什麼。

 

不過魔法上面稍微進步了啦,至少沒有再大開金手指了,也比較有系統了一點,但是一樣是不知所云,我不知道這些怪物的極限到底是什麼,一下強一下弱的,完全不知道這些傢伙的強弱要怎麼寫,簡單來說,照樣沒有一定的統籌去規範這些武技之類的東西。反正會魔法就會魔法了咧,管他原理是什麼……只能說這樣的魔法真的引不起興趣。

 

然後是劇情。

 

我大致上是比較不會去批評劇情,除非那真的太扯了而且不合理,很可惜的,這次我又看到一堆可以讓我抓蟲的劇情了(嘆)雖然說無厘頭搞笑已經大量減少也沒有過多流水帳讓我鬆了一口氣,可是水泉還是在沒有意義的地方搞笑,我看到都會傻住……因為我覺得這不是可以這樣開玩笑的場合,而且國王或王子應該也不會用那種口吻對話吧……

 

而且這應該是偏西方的世界吧?不覺得有點過於中國化了嗎?我的意思是,我們用的語言是中文,然後學的文學很多都有古中國文學,難免會有中式腔調這個我可以理解,但是有些東西真的太過分了,像是什麼「過份得緊」之類的,基本上這個除了在武俠小說外我沒看過有人這樣用的,所以這是古典字用法,這個已經犯規了!想試試看武俠小說的口吻也不是用在這裡的好不好!再來就是「陛下萬安」這句話,我對這句話超有意見,我覺得以西方來說,他們應該不會看到國王就這樣請安,會對國王尊敬成這樣,反抗一下者死的那種在中國比較可能,就好比說西方也看不見群臣對國王三跪九叩那種畫面吧!頂多單膝著地就已經是很貴重的禮儀了,外國的禮儀應該沒像中國繁複成這樣才對。

 

然後老梗這點我不想提了,老梗的劇情可以很有創意,可以創意到讓人不覺得是老梗,既然我腦袋已經浮現老梗兩個字,我想我就應該不會多說什麼了。

 

前面那段西優席文在佈局那邊,雖然個人覺得還挺淺的,可是還算是可以,虧我還小高興了一下:喔喔陰謀戲進步了。結果後面馬上破滅,一堆劇情都死在私心下,因為私心干擾,本來可以很精采的東西都死了,比方說到他開始殺國師那邊,我一直覺得很莫名其妙,他跟國王的對手戲感覺起來不是很精采,而且只能想得出這種計畫,可見西優席文腦子也不怎麼靈光,什麼刺客來襲之類的事情本身就很假,既然輪到他的時候看的特別嚴,那幹麻之前那幾個不看嚴一點?這麼明顯西優席文你這笨蛋早該看出點不對勁了好唄?而且手法搞得這麼明顯,不會之前就這麼做呀,這讓我覺得國王這傢伙也不是挺高明的。

 

可憐的西優席文你的腦子單純成那樣,完全忽略了去考慮騙局的可能性,不是太自滿就是太好騙了,不管是哪一個,都很清楚告訴大家:復仇不成是自然的,成功了才是見鬼了。而且呀,後來每次刺客來襲都只受這種輕傷,假設對方真的很難對付所以抓不起來只能夠自保,那應該也要被打得半死了吧!然後如果是勢均力敵,那打半天造成那麼大的騷動,早該把大家都引過來了;如果說是對方不會特別強,可是很會溜,那也應該是被打得半死然後逃走,接著下一次嚴密計畫再接再厲,不會那麼短的時間內又來找碴然後又以同樣的方法失敗收場。如果西優席文有腦子的話,以上應該都要考慮進去才對,沒有?同樣的話,你不用復仇了,不會成功的。後面不太有陰謀戲,所以不說了。

 

另一個超級不合理的東西大家有眼睛應該都看得出來,沒錯,就是二王子這廢物,為什麼大家會這麼支持他呢?由於在某作者強烈私心作祟下,明眼人都看得出來誰比較優秀,既然如此他們幹麻還要支持二王子?我猜原因有幾個,其一是堅持皇族血統的保守派,其二是因為二王子是廢物很好控制,其三是根本沒有主見看大家都支持誰就支持誰,其四反正就是看小王子不爽不想支持他,其五其實是外戚那邊的人想要雞犬升天鼓吹大家都支持二王子因為二王子當上國王後會有權有勢(簡單來說這是一種地位賄賂),其中第二點會被推翻,應該小王子很沒魄力,也很好控制,其他基本上都還算是可以成立的理由。不過說到國王表現出來的態度是兩人都有可能會成為未來國王這個就矛盾了,白癡都看得出來國王討厭二王子,誰會白痴到把重要的王位傳給自己不喜歡的兒子呀?既然要故意點就不要把喜惡搞得這麼明顯呀!

 

再次把扯遠的問題繞回來,既然拉攏二王子是為了自己未來的地位著想,那麼基本上這些利己主義者不會故意做出為難小王子這種事情的,而且國王又是那種善變的個性,他們不會把自己的退路斬得這麼乾淨,應該是兩面討好,然後在最後決定性的發展出來後才會清楚的選邊站,除非是那些外戚呀保守派呀之類的才會一開始就表明自己的立場,因為偏激。你說會看情勢的人全都在決定性發展出來前就靠到哪一方去,我呸,不可能會有那種事啦!會當官的都不是笨蛋,沒有人笨到把自己的退路都挖光光的。

 

所以我說了,這麼薄弱的劇情根本吸引不了我呀!反派又沒格,該感動的還是沒有感動到,俗稱七劍效應。(最該感動到的地方看得很麻木,只是出來插花的小片段,卻讓人印象非常深刻而且感動)好吧!等我把這系列看完再多做批評,暫時先這樣了。

 

最後針對水泉在後記所說的一段話,我要以我作者的身分來做嚴正的反駁。什麼叫做要認識一個角色必須得花到十幾萬字才能夠真正瞭解他,什麼叫做寫了幾十萬字依然不懂那角色該是怎樣的人,我說呀,如果水泉真的是用這種態度在對她的小說,我想我大概明白為啥她筆下的人物總是這麼容易破格或是寫得很空虛了。作者沒有資格說這種話!連作者都不知道自己筆下的角色該是怎樣子的人,怎麼可能妄想讀者自己去知道呀!!!還一邊寫一邊認識角色哩,好浪漫是不是?就這樣讓角色的格一直跑來跑去跑來跑去,然後在想什麼都矛盾,前面是這樣後面是那樣,不覺得這樣實在很誇張嗎?沒有人是這樣子在認識自己角色的啦!!!去給我向讀者懺悔!!!(暴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