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很一人樂的天空
關於部落格
天地課去死
  • 127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D.Gray-man】Found(上)

 阿優,一個人的時候你會做些什麼事呢?會躲起來不讓別人找到,或是待在什麼地方看自己的夕陽,還是自己一個人躲得遠遠的,去做那些艱辛的訓練呢? 欸,阿優,你喜歡一個人的感覺嗎? * 「神田?」 利娜莉手中抱著一疊資料,歪著頭努力回想,露出了苦惱的表情,然後緩緩搖了搖頭。 「不知道,早上還在餐廳看到的,不過一下子就走掉了,不知道去了哪裡。你找他有事嗎?還是有什麼要緊的事情,我幫你注意他的行蹤好了。」 「不,也沒什麼重要的事啦!」 拉比呆呆的笑開,伸手摸摸頭以表示自己的無奈,告訴利娜莉不用放在心上,一邊心不在焉的轉頭看向窗外,一片白茫茫的雪景,前幾天下的一場大雪把教團附近的森林都給覆蓋了,昨天他還聯合亞連出去打雪仗。 不過他現在不是很有這個心情,看到雪已經不如當初那麼興奮了。 看他這樣失神失神的,利娜莉有些好奇,也順著他的目光看去,不過她所看到的只是一片平常的雪景,下面連個人也沒有。 「拉比?」 「啊啊,沒事沒事,不用擔心我了,呵呵、呵呵。」 為了掩飾自己的失態,拉比乾笑著,同時慢慢往後倒退,臉上掛著賠禮的笑,他抓抓頭努力思索著自己的措辭。 「那就這樣子囉,當作我什麼都沒說,晚餐時再見啦!」 接著拉比就以十分迅速的速度消失在利娜莉的視線中,而利娜莉只是納悶地看著他離開的方向,歪著頭不得其解。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啊……」 * 找不到你的人時,我就會想,你現在在哪裡,在做什麼,心情怎麼樣之類的問題,然後到處走、到處找。 欸,告訴我,你現在在哪裡?你在做什麼?你……心情怎麼樣? * 「神田?」 亞連一聽到這個名詞馬上露出一臉嫌惡,整張臉都皺在一起,弄出一種很好笑的表情,只不過本人似乎不是這麼認為的。 「我今天早上還跟他打過一架哩!」亞連特地把袖子捲起來,給他看看INNOCENCE跟手臂上的傷痕。「有沒有搞錯,我只不過是跟他打個招呼,然後問他怎麼沒跟你在一起,結果他馬上就二話不說砍過來,你看你看!現在INNOCENCE受到沒必要的損傷,不就代表我要再去找科穆伊維修嗎?」 某方面而言這也是個恐怖的惡夢。 「阿咧。」拉比扯了扯有點僵硬的嘴角。「你打招呼就打招呼,怎麼扯到我呢?」 「因為只要你們一起出現在教團,你幾乎都膩在他旁邊啊!我只是隨口問一問,一般人哪會這樣,每次都毫無預警就出刀,下次我一定要給他好看。」 可惜這話到目前還沒有實現過半次。 拉比又開始他的乾笑兼苦笑。 「阿優他比較敏感嘛!而且他常常執行任務,壓力很大……」 「我的壓力也很大啊!」拉比話都還沒說完就被某豆芽菜極度哀怨的聲音打斷。「以前常常被師父當作童工一樣虐待,什麼都丟給我做,甚至連賭債都要我幫忙還,這個無良的師父根本不顧及他徒弟的意願跟安全,虐童慘案每天都有。本以為到黑教團就可以改善這個情況,誰知道這裡又是這樣,任務多而且又很離譜的困難,同伴又是難以配合的個性,上面那個科學班室長又老是濫用特權,只因為我跟利娜莉走的比較近,就常常受到他的惡意報復,我必須要控制在完美的距離才可以不被他動手腳,你說我壓力不是更大嗎?」 「呃……是滿大的。」 他可以體會師父跟科穆伊室長所帶來的壓力有多重大,這點他感同身受,只是他的師父虐童方式不同而已。克勞斯元帥是「父債子還」型的虐童,而他則是成天被他家老頭當沙包打,也許因為這樣,其實他很自豪的一點就是自己很耐打。 驅魔師果然不是人當的職業呀! 「不過亞連,你到底知不知道阿優在哪裡呀?」 這才是他來這裡的目的吧!誰知道這句話簡直像是踩到某人的地雷一樣,讓某人開始陷入歇斯底里狀態。 「誰管那個任性的要死又從來不聽人家說什麼的傢伙去哪裡呀!我根本就懶的理他,這個有暴力傾向的傢伙,誰會朝著同伴揮刀呀!INNOCENCE是這樣用的嗎?」 「好好好,我知道了。」 拉比投降似的舉起雙手。 「我去找別人問,可以了吧!」 * 沒有人可以找得到阿優,當阿優不想給人找到的時候,大家都找不到你,當阿優想要一個人的時候,就會躲到一個沒有任何人知道的地方。 不過真的是這樣嗎? * 「神田?」 不知道是不是拉比的錯覺,總覺得柯洛利好像抖了一下,而且臉色還鐵青。 「老實說,我沒有注意。」 柯洛利的聲音小得幾乎聽不見,拉比眨眨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他。 「你有看到他?」 「有,可是……」他的眼神飄忽不定。「我看到他一下子就跑開了,所以也沒有特別注意那是在什麼時候看到的或是在哪裡看到的。」 「爲什麼要跑開呢?只要不跟他說話大部分從他旁邊走過去都很安全的呀!」 只要不要像某個名叫亞連沃克的白目一樣,不懂何爲禍從口出,保持緘默跟神田擦身而過,照理說是一點危險性都沒有的。 但聽到拉比這麼說,只見柯洛利的臉色更加蒼白,然後一個勁的搖手,抖得比剛剛還厲害。 「不行,總覺得會很害怕呀……」 「阿優做過什麼恐怖的事情讓你這麼害怕嗎?小洛你應該不會像亞連一樣故意去刺激他才對吧!」 所以就說了亞連會被砍是他自找的。 柯洛利還是死命搖手,這次連頭也劇烈搖動了。 「不是這樣的。」 「那麼事情到底是怎麼樣呢?」 拉比越來越好奇,好不容易柯洛利終於停止了搖手搖頭的動作,不過頭壓得很低,聲音更低,兩手絞在一起。 「老實說,我在剛進教團的時候犯了一個錯誤。」 「錯誤?」 「嗯,該怎麼說呢,第一次回到教團的時候,我在餐廳第一次看見神田。」 「然後呢?」 怎魔總有種不妙的預感? 「我跟他問旁邊是不是有人坐,結果就惹火他,馬上就被砍了好幾刀,那……那個界蟲,真的……真的好可怕……從此以後,我每次看到神田就不由自主會自動跑開,腦子也都會嚇成一片空白。」 拉比看著一般狀態軟弱的柯洛利一副快哭出來的樣子,表示同情的點點頭,同時在腦袋中重新整理資料。 由柯洛利所描述的場景加上他木訥老實的個性分析,八成是借座前面的那個稱謂出了問題,九成他說到了小姐這個字眼,十成有某人聽到這個字眼會自動抓狂,馬上不顧一切舉刀攻擊。 難怪會再柯洛利的內心中造成這麼嚴重的心靈創傷,神田會對自己人攻擊的恐怖行徑,一般人是承受不了的。 他嘆了口氣,拍拍還在顫抖的柯洛利的肩膀。 「不勉強你了,我去找別人問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