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很一人樂的天空
關於部落格
天地課去死
  • 127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KYO】白夜調 其六

其六

 

 

我一直看著你的背影,因為它是我追隨的指標,我一直希望你可以看見我,偶爾也好,但是自從你們認識以後,你的視線就一直落在她和他的身上,我知道自己沒資格對你說什麼,所以還是保持了沉默。

 

 

 

 

自從儀式過了後,一切就又回歸正常,像是什麼都沒發生一樣,而生活中也比之前都還要平靜太多,滿夜也沒再對這個計都之子出什麼反對的言語,連季猶也沒有,看來滿夜的確有約束過他的言行。

 

 

相安無事過了幾年歲月,什麼都跟原本差不多,倒是滿夜變得越來越不愛出席在公開場合,除了壬生一些重大的祭典以外,都不再露面,連太四老會議,也老找身體不舒服之類的藉口搪塞,讓吹雪代為出面。太四老之長的事情幾乎都不自己管,公文沒看過就直接叫人送到吹雪這邊。

 

 

壬生的貴族中逐漸有些流言出現,說滿夜變懦弱了,說他厭倦了太四老的生活開始逃避,各種揣測層出不窮,吹雪聽到這些風聲,並沒有表達什麼意思,只是繼續忙著滿夜推給他的公文。

 

 

別人不清楚,他可知道的明明白白,以滿夜的個性來說,他根本不可能放開權力,他現在的沉默與隱避,只是為了日後更大的野心。

 

 

滿夜一向不是一個聽話的人,雖然身居太四老之長,但他依然得聽命於紅王,以他的個性來說,日子久了怎麼可能不起異心?

 

 

吹雪索性裝聾作啞,什麼都不去理會,專心處理自己分內的工作,發揮他這個太四老之長獨子的作用。

 

 

這段期間,蒼時也是動作頻頻,他常常笑著有意無意向吹雪提起他的兒子,尋找機會安排見面,雖然找理由推託過很多次,但這次蒼時以未來太四老接掌者來當做交涉藉口,向紅王提出讓這些年輕人正式會面的請求,而紅王也俯允了。

 

 

既然是紅王的命令,就算這樣的會面再如何波濤洶湧,也非得去一趟不可。

 

 

由於是正式的會面,因此吹雪一改平時輕鬆的常態,穿上盛重的正式服裝,將配刀斜綁在腰間,帶著菱祇去赴會。

 

 

經過了幾年的磨練,菱祇已經不是當年瘦瘦小小的孩子,他的身形一下子抽高不少,俐落的黑髮搭配白色瀏海整齊的無懈可擊,他臉上一樣的淡漠沒變,黑色的眸子毫無感情波動,蒼白的秀美臉龐彷彿浮了層冰一樣,正值少年時期的菱祇看起來比平常年紀的孩子還要更成熟。

 

 

隨著年紀的增長,菱祇已經不會再像小時老膩在吹雪身邊,但只要看見吹雪,總可以在他身後不遠處看到菱祇默默地跟著,他的眼神只關注看著吹雪的背影,但僅止於默默地看著,交談還是佔了極少數的部分。

 

 

到達會面地點時,蒼時的兒子早就到了,他是個有著柔美秀氣面容的青年,臉上帶著溫和親切的微笑,遺傳乃父柔軟及腰的燦金色髮絲細心綁起氣質的公主頭,身上是厚重華麗的盛服。他很美,就算是在容貌出眾的壬生一族之中,也是少見的美貌,只要注視著他半晌,很容易就令人走了神志。

 

 

他是村正,蒼時的兒子,壽里庵的徒弟,是個才華洋溢的精英,在劍術以及鑄刀術上都有獨到的造詣,這樣一個聰明透頂的人,卻對花花草草有興趣,整天膩在花園中研究如何栽種植物,如何泡出更好喝的花草茶。

 

 

「幸會,我是村正,想必你就是菱祇吧!我聽父親提過你。」

 

 

村正跟吹雪互相寒喧幾句後,注意到他後頭默默不語的菱祇,便朝他走去,露出微微的溫和笑容,伸出了右手想和他握手。

 

 

菱祇盯著他伸出的那隻手看,遲遲沒有反應,眼神在村正靠近時有意無意漂過一絲的厭惡,他逃避似的縮了縮身子,往後退了步,避開村正想跟他握手的溫暖右手,當著村正的臉就把頭給低下來,偏到一旁。

 

 

吹雪將一切盡收眼底,心裡知道菱祇是怕生,這些年來,菱祇除了自己以外,幾乎沒有跟任何人接觸及交談,跟著吹雪在公開場合出席的時候,對旁人也是有那難以掩飾的厭惡感,討厭被別人注視,討厭被吹雪以外的人碰觸。

 

 

他往旁跨了步,攔在村正和菱祇的中間,皮肉不笑地看了看村正,輕描淡寫將整個局面接管過來。

 

 

「不好意思,他不習慣和外人接觸,失禮了。」

 

 

「喔,沒關係。」

 

 

村正有些失望將手收回,微微苦笑,在他美麗的面容上增添了幾分憂鬱的神色,菱祇偷偷瞄了村正一眼,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是金髮的緣故,感覺上整個人都在發光似的,很耀眼的一個人。

 

 

看著村正和吹雪氣氛還算融洽的談論一些生活上的瑣碎雜事,不知道為什麼,心中總有幾分的落寞,沒來沒由的。

 

 

他們談了什麼,菱祇也沒什麼精神仔細去聽,他只是愣愣地盯著吹雪的側臉看,雖然像平常一樣,他板著一張臉孔什麼表情也沒有,但他可以感覺到吹雪的心情並不壞,而且可能因為村正隨和的態度,吹雪本來的敵意還有戒心都放低很多。

 

 

對等的跟吹雪交談。

 

 

他心裡明白自己在介意這件事情,因為他的眼光放在吹雪的身上很久很久,自從長大後多了些所謂的疏離感時,吹雪跟自己的距離頓時拉遠了。已經不是小孩,不能再膩在吹雪旁邊向他撒嬌,而吹雪也默然接受了疏離,保持著他的立場還有身分,隔著中間的這段距離和他相處。

 

 

有時候會有點疑惑,自己在吹雪的心底佔了什麼地位,真的像表面上那樣,只是他得力的親信,還是有些特別的。

 

 

懷抱著不確定的不安感,菱祇只能不斷提升自己的知識與力量,他只能讓自己變得更好用,讓他有理由可以一直待在吹雪的旁邊,只要他還有利用價值,就可以跟在吹雪的背後,他以為只要這樣就夠了。

 

 

但是現在看到吹雪跟村正的相處情形,他才知道自己並不如想像中那樣,他想要的或許更多,卻不知道得到該怎麼做,所以他只能夠羨慕卻又裹足不前。

 

 

他能做的事情,就是跟著吹雪,僅此而已。

 

 

 

 

「你覺得,村正如何?」

 

 

回去的路上,走在前方的吹雪突然沒來沒由冒出這句,同時間,兩人都停住了,菱祇側過臉,依舊一句話也沒說,抿緊了唇,什麼聲音都聽不見。

 

 

四下,一片寂靜。

 

 

「他似乎對於爭權奪勢沒興趣。」

 

 

見菱祇好半晌都沒出聲,吹雪逕自說下去,他淡淡的眼睛瞄向歸來時的方向,彷彿可以看見笑臉迎人的村正就在那裡。

 

 

「這跟父親的預測不同,也跟我的猜測不同,若是蒼時早就明白這點,那他又何必這麼處心積慮的佈置?你說呢,菱祇。」

 

 

「我認為……

 

 

菱祇發現自己再也說不下一個字了,有種障礙似的,他沒辦法把話完整說完,只要一提到村正,就讓他感到有種掐心般窒息的感受,只要想到這個人、那張漂亮的臉,他就覺得酸楚。

 

 

他自己明白,是因為吹雪的關係,村正雖然只跟吹雪短短交談一兩時辰,可是他們之間的那種氛圍很奇妙,看著他們交談,他頓時覺得自己離吹雪好遙遠,不曾有過這樣的感覺……在過去……

 

 

不難看出吹雪不討厭跟村正相處或是談話,儘管吹雪說得輕描淡寫,可是他跟在他身邊那麼久,吹雪在意什麼、不在意什麼,他可以感覺出來。吹雪,很在意村正。

 

 

他寧可什麼都不要知道。

 

 

因為怕自己失去那樣的價值,長久以來他都陪在吹雪旁邊,就算對談次數不多,也沒有特別的眼神交接,可是大多數的時間,菱祇都會默默跟在吹雪的身後,後者也理所當然默默的讓他跟著,他一直以為這是特殊的默契。

 

 

可是要是這只是他拿來欺騙自己的理由呢?他就像個影子一樣尾隨著吹雪,沒有任何存在感,吹雪不會看見他,他看見的,是他老謀深算的父親、太四老之長的職位、老像是狡猾丑角跟他對談的蒼時,還有談得融洽的村正。

 

 

村正是一個任何人看了都不會板著臉孔面對他的人,不止他那少見的絕麗姿容、發光般的燦爛金髮,還有那好脾氣的溫和笑容還有輕柔迷人的語調,氣質優雅非凡,舉止高貴。

 

 

連他,也被村正給震懾了,在村正的面前,他只感覺到自己的渺小,完全沒有勇氣去想更多就直接逃離。

 

 

如果吹雪就這樣被搶走了,他的定位會如何?

 

 

注視著一語不發的菱祇,吹雪漠然回過頭,繼續往領域的方向步去,然後聽著不輕不重、不徐不緩的熟悉腳步聲出現在身後。

 

 

他不知道菱祇在想什麼,問菱祇他多半什麼也都不會說,這些年來菱祇只是越來越封閉自己,他以為當初那樣的心結他解開了,可是菱祇卻漸漸疏離所有的人,包括他。

 

 

隨著年紀增長,菱祇若有意似無意之間開始跟吹雪拉開距離,不過這也無妨,這年紀總是會有些彆扭,但時間過去,又過了幾年,菱祇幾乎成了不會說話的陶瓷娃娃一樣,只是無言站在他的身後,保持一定距離,害怕跟人接觸。

 

 

現在,除了吹雪,沒人可以跟菱祇對話,也沒有任何人可以跟菱祇對上視線。

 

 

什麼事情都封鎖在心底,在身邊架起一層又一層的保護牆,拒絕任何人接近,沒人搞的懂他在想什麼、想要做什麼,吹雪也不懂,他唯一知道的是,菱祇對待他的心意始終沒變,自己的身後,總是聽見有他的腳步聲。

 

 

雖然他對現狀不太滿意,不過轉念一想,這反而可以保護菱祇,要是讓滿夜知道這個計都之子又有什麼變故,難保他不會再下狠招,像菱祇這樣好似機器一樣的存在,反而可以讓滿夜安心。

 

 

就算他不滿意也是一樣。

 

 

這是吹雪的無奈,有時會有些落寞感,本來黏著自己的孩子,開始了疏遠,心思讓人摸不透,一再讓他回想到過去的歲月,雖然菱祇不多話卻也不至於讓人不懂他的心思。

 

 

望了眼後頭看向遠方不知道在想什麼的菱祇,吹雪掩下眸子,繼續往前行。

 

 

 

 

後記:

 

 

我發現我快生不下去了……這篇文真的是寫到我很想把電腦給摔掉,太困難了啦!兩個都是那種彆扭嘴巴不誠實的傢伙,ㄍ一ㄥ半天是要弄多久啦~~~~~~(陷入瘋狂狀態)雖然現在把村正丟出來,差不多可以開始寫主線劇情,不過轉念一想,才發現上一代那兩個老人還真麻煩……|||

 

 

老人們,你們饒了我吧!(淚)還有吹雪,好難寫……要是要我說的話,我覺得我寫出來根本像是原創,不像是同人文了,誰叫我偏要挑兩個很難寫的傢伙來寫,加上上条BUG跟矛盾一堆,我整理的非常之累呀!(再淚)

 

 

總之,麻煩請讓我以龜速產文,管你半年一篇還是一年一篇,反正文是會生,只是很慢而已……

 

 

話說回來,村正搞不好是最好寫的那個。(毆)

 

 

之前我說讓各位猜猜蒼時是誰,是滴,他就是村正的爸爸啦!不知道你們猜出來了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