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很一人樂的天空
關於部落格
天地課去死
  • 127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角落夢之地 之八

「我們家是醫族世家,我爸爸跟我媽媽都是優秀的醫生,我的哥哥目前是個實習醫師,但他也同樣擁有響亮的學歷,他是考上了第一志願的台大醫科。我的父母看哥哥很優秀,當然也會希望我跟他一樣優秀,這樣倒是沒什麼不好,我對唸書也不會有太多排斥,而且……說這話你們可能會不舒服,不過我確實可以輕輕鬆鬆就考全校前幾名,考試對我來說根本不痛不癢。」

 

 

  「哇喔,你這個天才!」

 

 

  鳳吐了吐舌頭。

 

 

  「你們覺得腦袋很好、很會考試是值得羨慕的事情嗎?」恩又慣性推了推眼鏡,這只是他的習慣,並不是那副眼鏡不好,這點我很確定。「簡直無聊透頂,課本上的東西看沒幾次就懂,沒有什麼更有挑戰性的東西,同學也因為我的成績好態度又滿冷漠的,而跟我敬而遠之。沒人願意跟我講話,連請教問題的都是零,我在父母眼中是好的模範小孩,在鄰居眼中是值得羨慕的好小孩,老師眼中是能幹不可多得的好學生,不過正因為這些都那麼輕鬆入袋,一切都好無聊。」

 

 

  「這是天才特有的煩惱啦!」

 

 

  鳳噘著嘴不滿的說,聽他這麼說我又忍不住想跟他鬥嘴了。

 

 

  「才沒有呢!我資質也很平庸,可是我也覺得生活很無聊呀!」

 

 

  「那是不同領域的無聊吧!」看起來他不願乖乖挨打不還嘴。「如果說無聊,我也很無聊啊!家裡都是打不完的電動看不完的電視和漫畫,這樣久了一樣好膩好無聊喔!」

 

 

  「好了好了。」看我又要回嘴,希趕忙出來打圓場,笑著抓住我的手,暗示我住嘴。「現在是恩在講話,你們兩個別鬥嘴呀!」

 

 

  恩朝希微點了下頭,繼續接下去:「因為生活實在是太無聊了,為了嘗試一些不一樣的生活,我開始跟班上的不良份子混在一起,國中總是龍蛇混雜,同學之間的距離差距大,要找到這樣的人並不困難,我開始學壞,跟他們一起泡網咖、飆車、打群架,什麼能幹的都幹過,有些事情不好在這裡說給大家聽,不過那個我也做過。直到我們有一次深夜聚賭,被警察抓到為止,我爸媽才知道我夜歸的原因是什麼。當然,他們對我失望透頂,本來都集中在我身上的關愛,一下子都跑到哥哥身上去了。」

 

 

  他冷冷的、像是嗤笑一樣笑了幾聲。

 

 

  「真是現實呀!好孩子恨不得快點跟別人推銷,壞孩子就想要把他給忽略掉,像是不是自己養出來的一樣,他們對別人提起我的次數越來越少,總是用低劣的形容詞形容我,就好像我之前的優秀都是不存在的。我真是對此感到不屑,所以我後來用心唸書,也都是為了要考比哥哥更好的高中和大學,分數一定要考的比哥哥還高,成就一定要比哥哥還高,要給爸媽一個下馬威瞧瞧,讓他們知道他們所以為的壞孩子比他們的好孩子還要優秀。」

 

 

  「果然天才的思維就是跟別人不同呢!」

 

 

  「你不要插嘴啦!」

 

 

  我直接重重用手肘撞在鳳身上,他痛哼一聲,咬牙瞪著我,一副很不服氣的樣子,不過在接收到恩的冷淡眼神後,只好隱忍下來。

 

 

  「雖然以滿分考上了建中,還是不曾讓我感到開心,不過因為要到台北去唸書,所以我就外宿在學校附近。脫離了家庭,什麼都得自己來,順便要適應環境,那幾個月倒過得滿不錯的,但是時間一久,又開始無聊了,沉醉在堆積如山的書裡面也不能夠化解煩躁。一下到二上那段時間,我常常自殺,選擇一些不會死的自殺手法,拿捏的正好,總是會得救,最嚴重的一次也頂多是在醫院待上兩個月。」

 

 

  「儘管跟你生活了一年多,還是搞不懂你到底在想什麼。」

 

 

  「同感。」

 

 

  這次我沒有對鳳的插嘴做任何反應,只是點點頭贊同他的話,恩推了推眼鏡,露出了一副這沒什麼的笑容。

 

 

  「無法理解吧!我也不清楚為什麼我想要那麼做,可是最後一次從三樓跳下去住院兩個月後,我就沒再自殺了,畢竟那樣一點意義都沒有。住院那兩個月,除了哥哥每天工作閒暇之餘來看我以外,就沒有人來找過我了,包括親戚、朋友跟父母,真詭異,一般人自殺住院應該都要有人關心的,偏偏一個人都沒有,這樣自殺不死等於是在自虐了,這樣自殺本身又變得無聊。再說哥哥那個濫好人會擔心,哼,明明自己也因為憨厚老實被旁邊的人欺負的受不了了,還是要擺出那種好人樣。」

 

 

  但仔細聽,恩再提到哥哥的時候語氣並不如之前那樣尖銳。

 

 

  「後來我慢慢思考,猜想自己大概只是想要對抗這個詭異又扭曲的世界吧!人們總是依據他們的喜好去排擠別的人,把快樂建構在別人的痛苦上,不顧別人的意願就一味的希望對方怎麼做,沒有如願就心裡受傷還把責任推到別人身上,這個世界太奇怪了,我的個性就好像要對抗這個世界一樣,用激烈而且極端的手法表達我的不滿,偏偏沒有任何注意到,他們眼睛裡看到的永遠都是他們自認有用的東西。我對這個世界漸漸感到疲倦,根本不知道自己活著是為了什麼,就算考完了學測,通過了推甄確定自己可以進入台大醫科,還是一點都沒有感覺。如果不是這樣,我大概也不會搭裡看起來就是詐騙集團的角落夢之地入學通知吧!」

 

 

  「那麼說你當初是為了什麼而來的呀!」

 

 

  鳳看起來好像已經快要達到起肖邊緣了,不能怪他,因為我也覺得恩的生存方式跟思考模式實在難以讓人理解,唉,天才呀!或許也是很不幸的。

 

 

  「我當初當然以為這是最新的詐騙手法,聽起來還滿新鮮的,而且多看一點,搞不好我以後也可以玩玩呢!所以我就依照上面的指示過來囉!」

 

 

  「我有預感,這樣丟著你不管你遲早有一天會變成十大槍擊要犯不然就是台灣第一個校園重大喋血事件的主謀。」

 

 

  「或許吧!」天啊,他竟然沒否認鳳的話。「不過角落夢之地倒是滿有意思的,覺得長久以來在我心中吶喊的那個聲音在這裡就沒再出現了,那個為了抵抗世界而激烈的靈魂,漸漸在這裡平靜下來。雖然我一直在追求有趣的生活,討厭又平凡又無聊的生活,可是角落夢之地並不讓我反感,反而是這種寧靜的美吸引了我,我從來沒有注意過那種平靜的美,純粹的寧靜,安祥的美麗建築跟花園,藝術的洗禮,動盪不安的生命感覺上終於得到救贖一樣。每天在圖書館翻些有興趣的書,聽翎夫人介紹一些我從沒接觸過的領域知識,感覺生活很愜意又充實,我從沒有這樣渴望活下去過。」

 

 

  「你到底是經歷過怎麼樣的生活呀!」

 

 

  鳳已經完全傻掉了,他愣愣的看了看恩,又看看顯然也呆掉的青,下意識朝我旁邊移動了一點,好遠離恩那個不正常的天才一點。

 

 

  「欸……換妳說了啦!影,妳……妳最好不要說出什麼比恩還更異常的話喔!」

 

 

  「你到底把我當成是什麼了呀!」

 

 

  兇狠的瞪了他一眼,我深呼吸一口氣,從之前就想好的地方開始說。

 

 

  「我們家也算是管的很嚴那種,他們也都是很傳統的父母,我沒有兄弟姊妹,朋友也沒有幾個,就算有也都是很久才可以見一次面的那種,所以最常讓我感到消沉的應該就是人際關係吧!每次那種壓迫人的寂寞感擁上的時候,就會非常想死,想說這世界上都沒有需要我,我只是個平凡的人,什麼都不突出也不特別,不管參加什麼比賽,不是沒名就是區區佳作,一點都不優秀,榜上無名,只要一不小心,就被大家忽略過去,也沒人發現我不見了。」

 

 

  在角落夢之地生活後,我不在那麼容易感到自卑,因為同學們都不會因為我做什麼或說什麼而用尖銳的嘲笑語氣對我,他們對我的寬容,讓我開始面對別人的眼光,開始學會勇於表現出自己所有的。

 

 

  這是我的規則,我的旋律。

 

 

  「我曾經做過一個實驗,完全不主動跟班上的人互動三個星期,結果是根本沒人注意到我,更過分的是當我是個透明人,好像完全不存在過這個班上一樣,我從那時就想,命運或許就這樣注定了吧!我的個性終究是跟這些人不一樣,跟他們有不一樣的磁性,一定會互相排斥,我討異他們他們也討厭我,這樣孤寂一輩子到死。因為太害怕別人看我的眼神,所以我想要的從不敢大聲說出來,非得有人跟我持有同樣意見,我才願意附和,選幹部的時候也是這樣,明明就可以自願,卻不敢自願,因為我怕真的舉手起來,會被同學們用冷漠的聲音嘲笑,說我不夠能力,最後搞不好根本沒人願意投我。」

 

 

  鳳張了張嘴好像要說什麼,最後又閉上嘴巴,我想他是想要附和我的意見吧!

 

 

  「我覺得自己根本沒什麼特別的,就算有喜歡的東西,也只能自己喜歡找不到可以分享的人,我會喜歡小說也是因為虛擬的世界中,就可以擁有許多虛擬的感情,在真實世界中的真實感情很容易受傷,只有躲在虛擬世界中才可以接觸到那些感情,我覺得那樣是令人開心的。偏偏在追求這理想的同時,我又不能夠完全拋下現實世界中的一切,我不能不唸書也不可以不考試,更不可以不去忙一些小老師要負責的工作,我的未來沉重的壓著學業,可是不管我怎麼唸,都沒有什麼令人開心的結果,就像平常一樣,我所期待的都不會發生,一直都讓懷抱期望的我拿回滿滿的失望跟絕望,最後只是覺得自己沒用。」

 

 

  加上我的強烈自卑意識,從國三之後到高一根本是隨時都想死的不得了。

 

 

  「上高中後也過了段糜爛又頹廢的快樂生活,但是最後發現,不管怎麼樣的亂花錢,一直狂吃東西不管體重,到最後我還是得去面對那個討厭的現實,根本擺脫不了,就像是冤死的鬼一樣,死纏不放,不管我做什麼都沒有用。最後我投降了,不亂花錢不買漫畫也不看小說,專心的唸書,可是我發現我只是越唸越空虛,到後來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不能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做什麼都不會快樂,活得這麼痛苦,那為什麼要活著呢?人活著就是為了這樣折磨自己嗎?那為什麼人要活著,乾脆全部死光算了。」

 

 

  「……我發現妳也挺偏激的。」

 

 

  「給我閉嘴。」

 

 

  表面上是這麼說,其實我內心是認同鳳的話,我的確很偏激,因為對這世界太失望了。

 

 

  「正當是這種時候,我收到了角落夢之地的入學通知,我一開始也以為那是網路上詐欺用的垃圾信件,不過看久了會發現還滿讓人心動的,所以我就打算過來嘗試看看。」這部分大家都一樣就不用講太詳細了吧!「後來我在這邊邊玩邊學,沒什麼壓力,然後可以依照自己所喜歡的方式過活,同學們又都是同個層級,不像我國中同學都是那種水準的,大家就很能聊開,滿喜歡這樣的感覺,大家都很好,沒有任何一個人會被忽略,被認為不需要。」

 

 

  「聽影這麼一說,的確是如此呢!」希附和我。「我也感覺來了角落夢之地後,跟人之間的相處都和之前印像不一樣,跟你們特別融洽。呵呵,不過這樣下去,我們會被角落夢之地寵壞吧!」

 

 

  「就算是寵壞,至少也給我們開開心心的過了三年。」鳳嘟著嘴反駁。「與其讓我一輩子都不知道角落夢之地,不如給我做三年夢。」

 

 

  「你這樣好像老套的言情小說示愛詞。」我趁機挖苦他。

 

 

  「什麼啊!我可是非常認真的。」隨即他擺出一個神聖不可侵犯的樣子,嚴肅的說:「不然給你們選嘛!你們會希望從沒來過這裡從此安逸習慣而失去抵抗力,還是一輩子根本不知道為了什麼而活度過這一生?」

 

 

  「我想,我會選擇現在這個情況。」

 

 

  本以為會留到最後才表態的恩沉默了半晌,鄭重的說出他的答案,他一說其他人也就跟著附和。

 

 

  「我同意。」

 

 

  「我……我也是。」

 

 

  「看來大家想的都一樣。」

 

 

  希輕聲笑了笑,像是受到她所影響似的,大家一個接一個笑了起來,那個笑容裡面所包含的意思我想我明白,因為我自己的笑中也有那樣的意思。

 

 

  這三年可能將是我們此生最值得懷念的歲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