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很一人樂的天空
關於部落格
天地課去死
  • 127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角落夢之地 之九

 角落夢之地絕對跟一般的學校不同,除了之前提過的那些,這裡最大的快樂就是自由,雖然有人說過沒有壓力的自由不是真正的自由,但我相信那是見仁見智的,至少在角落夢之地完全沒有這種困擾。

 

 

  很奇怪吧!明明就是這樣,天天做愛做的事情,一點都不制式化,偶爾不想上課直接翹課也沒關係,更不用有事沒事去升旗呀去無聊的集會之類的,偏偏這樣可以稱的上是糜爛的生活,卻不會讓人感覺到空虛。

 

 

  我記得我從以前開始就很討厭學校的集會,一方面是因為我討厭一大群人聚在一起,一方面是覺得無聊純粹浪費時間,我真的搞不懂為什麼那些學校都那麼愛集會,每天早上都要升旗,一個星期還要叫一次大起(那是我給去操場升旗取的戲稱,勞師動眾跑去那裡曬太陽,真的很像古裝劇中皇帝叫大起的情形一樣),總是白白浪費了二十分鐘的時間,只是為了聽一些跟我們沒有關係的報告,或是頒獎。(反正個人獎沒我的份,班級獎也都給資優班領光光了)

 

 

  生活中充滿了為什麼,到最後只知道要反抗生活,卻不知道自己真正想對抗的到底是什麼,那樣真的很愚蠢,可是大部分的人都活得這樣愚蠢。

 

 

  要說角落夢之地的大型集會,大概就只有翎夫人在遇到特別節日或是興致來的時候,把大家找到大廳去,那時候有些簡單不過有趣的活動進行,由於是簡單適合少人進行的活動,而且與一說是動態不如說接近靜態,所以並沒有那種冷場的壓力或是失落。(這樣也好,我討厭一群很high的人中只有我不high

 

 

  在進入角落夢之地的第三年後期,我在一邊數著可能剩下的天數一邊擔心著出去後的生活中,毫無預警的迎接了我的畢業餐會。

 

 

  那是個美麗的燭光晚餐,鋪著純白桌巾的長桌上,除了鮮美可口的佳餚,還擺滿了具有藝術氣質的燭臺,在蠟燭微明的照明下,氣氛頓時變得很浪漫,呃……或許不應該這樣形容,總之那是種讓人打從心底感覺到喜歡的一種氣氛就是了。

 

 

  「羊媽媽給我們準備了好東西。」希笑著,拿起擺放在桌上的瓷盤,順便遞了一個給我。「拿這個當作畢業的禮物真是太棒了。」

 

 

  「這是滿漢全席呀!不然就是六星級飯店的超豪華加值特餐。」我本來是很討厭吃大餐的,尤其是自助式大餐,因為那裡昂貴的料理幾乎都不合我的胃口,我媽老說帶我去吃簡直浪費錢。可是今天所看見的餐點,都是些平易近人的材料所做成的精緻豪華料理,每一道都想吃,而且絕對不想只吃一口。

 

 

  「天啊,我覺得我今天晚上要撐死了。」剛洗完澡肩膀上還掛著一條毛巾的鳳踏著大理石階踢走進大廳,他穿的是很輕鬆的休閒服。

 

 

  「我該說你不修邊幅還是大而化之?」我停下舀菜的動作,看著鳳打趣的問。今天我跟希為了要來這場意義非凡的畢業餐會,可是在更衣間裡耗了整整兩個小時,又花了半個小時撿配件,才搭成兩套西式禮服。(這是我只有在作夢的時候才會想到的穿著呀!能夠在有生之年穿到這種衣服實在太好了)

 

 

  「哈哈,我以為這會像是野外烤肉之類的東西嘛!」鳳注意到我的視線,才發現自己的穿著的確不太符合這場合,他乾笑著。「那我還是回去換一下好了,順便看看青到底好了沒,要是他堅持非得畫完他的巨作那可就不得了了。」

 

 

  「快去快回,不然我把你愛吃的都吃完。」

 

 

  「知道啦!不過你又知道我愛吃什麼了?」

 

 

  目送鳳消失在迷宮起點,我重重用鼻子吐了口氣,回頭準備繼續選我喜歡的菜色,卻看見希不住偷笑。

 

 

  「你們呀,真不知道該說是冤家呢還是死黨。」她的口氣聽起來有點揶揄的味道。「每次見面都要鬥嘴,只有你們兩個會這樣。」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八字不合吧!」

 

 

  話是這麼說,不過我可不討厭鳳,甚至說滿喜歡他的(你要說暗戀也行啦!我覺得這樣也說得通,不管是朋友的在意還是喜歡的在意),我最討厭男生不是喜歡故意挑你缺點攻擊就是百般甜言蜜語,真是膚淺又令人想吐,只有有內涵而且具有普通朋友的價值才有讓人喜歡的價值。就算他沒說過什麼好聽的話,但是鬥嘴中沒有惡意,而且平時也挺照顧我的,聊天的時候就很正經不會亂扯,以這幾點來說,有這價值。

 

 

  「剛剛怎麼鳳急急忙忙的回去宿舍?」

 

 

  恩也來了,他穿的是很正式的深黑色西裝,配上他那俊雅中帶點冷淡的臉很好看,而且恩的身材修長,正式的打扮特別適合他。

 

 

  「他啊,回去換衣服了,順便去找青。」

 

 

  「虧他有自知之名。」恩要笑不笑的扯了扯嘴角。「要是他打算用那個裝扮進行晚餐,我會把他拖回去宿舍逼他重新換裝的。」

 

 

  唉呀呀,這樣好像又有點太嚴重了。

 

 

  第一輪取餐完畢後,我跟希到一邊事先就準備好的圓桌就坐,透明的玻璃壓著不規則狀的優雅桌巾,中間還擺置著插著鮮花的花瓶,桌上的餐具井然有序的擺著,剛好是五個座位,在每一個座位的餐巾紙前,都有一朵花朵狀的蠟燭放在透明瓶子中燒著,忽明忽暗鵝黃色光源跟長餐桌的蠟燭相互輝映。

 

 

  鳳跟青來的時候我跟希已經開始第二輪的取餐了,這次鳳換上的是三件式的西裝,顏色是深藍色偏黑,有藍色的優雅又有黑色的酷勁,本來有點運動員揮灑狂放氣質的鳳看起來挺帥的,套句挺老掉牙的話,就是具有放蕩不羈不修邊幅的那種野性感吧!(會想出這種形容詞的我真行)青的衣服則是燕尾服,他略矮的個子跟燕尾服雖然比較沒那帥勁,不過配上他靦腆的笑容倒是挺可愛的。

 

 

  「嘿,我看到羊媽媽替我們準備了酒,難得畢業餐會,大肆慶祝一下吧!」鳳拎著兩個看起來就很高級的酒瓶走過來,臉上掛著不符合他形象的淺笑。「青,幫我拿三角高腳杯來。」

 

 

  「這是什麼酒?」我放下叉子,小心翼翼的盯著那瓶酒看。「我可先說好,我討厭喝苦酒。」

 

 

  「安啦!我看過了,這一瓶是甜酒,就算你不習慣酒味,那苦澀還是不明顯。」他明顯挖苦的朝我望了眼,將倒上酒的高腳杯遞給我。「別告訴我妳還沒成年,『小妹妹』。」

 

 

  「我想應該是有十八了啦,『小朋友』。」接過酒杯,我不動聲色微笑回應,鳳聳了聳肩,繼續給其他人斟酒。「真難以想像我們再過不久就要離開這裡了。」

 

 

  「待得也夠久了。」恩輕啜口酒,淡淡說著。

 

 

  「說到要出去的事情,有件事我想很久了,正好趁這個時後說給大家聽。」希用餐巾紙擦了擦嘴角,在接過酒杯的時候同時表示。「跟你們認識了三年,你們是我最要好的朋友,要是從此就再也見不到面,總覺得有些可惜,而且我不喜歡這樣,好不容易跟你們有了共識,又有這幾年共同生活的美好經驗,不想因為離開而跟你們失去聯絡。」

 

 

  「那妳想怎麼辦?」

 

 

  「我想,我們出去後,這邊的學歷外面大概是不會承認的,這表示我們的高中必須繼續唸下去,我希望在我們考上大學之後,也就是三年後,大家約一個地點跟時間見面。雖然有那麼久的時間見不到面是有些令人難過,不過至少還算是一個動力。」

 

 

  「我贊成。」鳳坐回他的位置,將酒杯往前舉。「我也不想失去你們這群朋友,好不容易終於混熟了不是嗎?」

 

 

  「我……我也贊成!」青也將酒杯往前舉,希跟恩也同時將酒杯前舉,幾道清脆的碰撞聲,然後四人都看向我,我笑了下。

 

 

  「別看我啦!」我不慌不忙也把酒杯往前舉。「我也贊成這個提議,我們來決定時間跟地點吧!」

 

 

  我們五人輕輕將酒杯互相碰撞,然後各自喝了口,便開始邊用餐邊討論屆時見面的細節,最後敲定是在出去角落夢之地滿三年的那天到台北火車站附近那家有名的簡餐店,雖然時間隔這麼久而且大家也都沒什麼保險的措施,但起碼這是一個可能。「如果我們真的受到角落夢之地的眷顧,就算這樣的見面看起來不可能大家也會聚在一起的。」這是希所說的,我想相信她這樣的說法。

 

 

  等到用餐告一段落後,翎夫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從後堂出來,還帶來一陣優美的旋律,不明白她的用意,大家只是坐在原位等她說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